第1417章 计划

    小饭馆的布置,弄好了,就差一个匾额了。

    苏清晚将卖豆腐的老板,留下来的一张大案板,劈成了三块。

    一块用作匾额。

    她拿着沾了墨汁的笔,在大街上,物色了一圈,最后相中了一个约莫五六岁的小儿。

    拿着木匾和毛笔上去,苏清晚开口,“喂,小孩儿,你不会写泥土的土啊?”

    怎么说苏清晚的眼光毒辣呢。

    被挑中的小孩儿,也是个小傲骨。

    被苏清晚这么一问,立刻挺着胸脯回应道:“我当然会写啦!”

    “笔给你,你来写!”苏清晚将毛笔递了过去。

    那小孩儿也丝毫不惧,接过笔,气势汹汹的就开始落字,只是那字嘛,还真的对得起她的年纪。

    歪七扭八的,有点文化的,还真不认识。

    但是偏偏,苏清晚脸上,就是一副很欣赏的表情。

    “样子的样会写吗?”苏清晚问。

    小孩儿当场愣在原地。

    “就是一个木头,加一个绵羊过得羊!”

    小孩儿秒懂,先是画一根倒着的木头,再写下一个羊。

    好了,牌匾好了。

    苏清晚从衣兜里,摸出三个大钱,一脸恭敬,“小孩儿,这是酬劳,一个字,一个铜板!”

    小孩儿也不客气,往兜里一揣,虎虎生风,走了。

    一旁的沈星和萧长玉两个,早就笑抽了。

    一个两个,捂着肚子,倒在地上。

    苏清晚翻了个白眼,“你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信不信,这牌匾,将来价值千金?”

    萧长玉:“你开玩笑吧?”

    “知道开玩笑,你还笑?”苏清晚又是一个眼神瞪过去。

    萧长玉:“!!!”

    “话说,不是三块木板吗?写了三块,还有两块啊,谁来写?还是随便从大街上拉一个?”

    苏清晚嘴角抽了抽,“拜托,这两块是点睛之笔,哪里能够随便让人写,你们扛回去,给长锦写!”手机\端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苏清晚的要求下,萧长锦用毛笔,在木板上写下两行字。

    ——十文钱吃饱吃好

    ——杜绝浪费认准这家店

    “这也部不对仗啊!”萧长玉一脸嫌弃。

    苏清晚:“又不是作诗,要那么对仗做啥?”

    萧长锦倒是对他们今儿的遭遇,特别感兴趣。

    得知苏清晚用三文钱,买了‘三个’字,萧长锦好奇的不行。

    若不是已经到了黄昏,他都想去看看,那牌匾长什么样。

    “反正有的是机会,不着急!”苏清晚安慰萧长锦。

    “好!那我先期待。不过大嫂,你们这十文钱吃到饱,会不会亏本?”

    苏清晚:“放心吧,不亏本,顶多就是赚多赚少的事儿。再说了,这世上,有专门针对有钱人的店铺,也有专门针对普通人的店铺。

    吉祥酒楼做他们的生意,我们做我们的生意,就算是邻居,也互不干扰。”

    听到苏清晚提迹象酒楼,萧长锦其实已经明白,苏清晚的用意。

    “大嫂,你不必……”

    “错,我必须这么做,我要让段志峰的家人,为他蒙羞!这一切,只是开始。

    我就要用一个破店面,和旁边的吉祥酒楼斗!

    长锦,我跟你说,我和萧长玉,已经预定好了明天市场上,所有的猪下水,回来之前,我也去买调料,配制好了,明天开张,一定要让吉祥酒楼,终生难忘!”

    虽然苏清晚是玩票性质。

    可谁说玩票,不能碾压正儿八经的酒楼?

    越是不起眼,她越是要做。

    只有这样,这反差,才足够的大。

    萧长锦知道苏清晚的性子,不在阻止。

    甚至将今天白天,县学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苏清晚他们。

    一瞬间,苏清晚暴走了。

    “他娘的,现在就去把段志峰狠狠揍一顿!”

    沈星:“他娘的,我去。”

    为了不破坏对象,萧长玉大声道:“我也他娘的。”

    “噗嗤——”萧长锦笑出声。“谢谢你们这位维护我,我自己会保护好自己的,大嫂,不是你说的,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苏清晚:“偶尔的暴力,能够让我爽,那就够了!”

    苏清晚这话,显然是双标啊!

    不过萧长玉和沈星都很喜欢。

    沈星:“我想起来了,今儿好像是那个段志峰去青楼会相好的日子,我去看看,他的老相好是谁。”

    沈星说完,直接奔了出去。

    “这厮这事儿,倒是积极!”苏清晚说了一句。

    下一秒,沈星又回来了,“先吃饭,吃饱了再去!”

    苏清晚:“……”

    ……

    段志峰家里是开酒楼的。

    他表弟朱廉家里,又开布庄,又做染坊。

    不过生意,比起段志峰家里,是差了不少的。

    朱廉好赌,段志峰知道,他一向都只让朱廉玩儿小的。

    他们毕竟都是秀才。

    还在县学念书,要是出了什么事情,闹大了,没准会被县学开除。

    朱廉一开始,倒也记得表哥的话,可赌徒嘛,输了,赢了,红了眼睛,哪里还记得什么适可而止。

    而乔装过得苏清晚和沈星两个,就是要激发出朱廉心里的恶,让他掉入深渊。

    乌烟瘴气的赌场内,朱廉一晚上,如有神助一般,已经快赢了上千两了。

    一晚上好几个时辰,没有一个对手。

    他愈发的狂妄自大,“还有谁,敢和本公子较量!”

    苏清晚用力的推了一把沈星,沈星瞬间撞开人群,出现在朱廉面前。

    朱廉盯着沈星看了好几眼,觉得有些面熟,“你……”

    沈星突然挺着胸,他虽然和朱廉见过好几次,可是他现在是男扮女装啊。

    不仅有媒婆痣,一张嘴,更是被涂成了猴屁股。

    不过他也是‘有料’的,苏清晚用猪的尿泡,灌了两袋盐水,放在沈星胸前。

    此时的沈星,丑是丑,可也叫一个波涛汹涌。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沈星张着血盆大口道。

    朱廉差点没将隔夜饭吐出来。

    这会儿,他怎么都不觉得眼前的人熟悉了,就觉得……恶心。

    “你要和我赌?”朱廉问。

    “怎么?姑奶奶不配?”沈星大声道,还不忘记搔首弄姿一番。

    一旁的苏清晚。

    看着sao气满满的沈星,心里直呼服气!

    原以为沈星是小鲜肉的颜值,‘戏路’狭窄,现在这不演‘绝世美女’,也演的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