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清晚萧长河 作品

第1416章 化敌为友

    由始至终,萧长锦的态度,都十分温和。

    甚至在提到自己出事,无缘科举考试,也没有情绪激动。

    又或者怪罪任何人。

    和他一比,眼前这位不分青红皂白,就来质问他的学子,就差了许多。

    高下立判,谁是谁非,在场的人,也自然心中有数。

    周围,有是非分辨能力的,直接冲萧长锦鼓掌。

    甚至还有人声援萧长锦。

    “萧兄,我叫徐温良,虽然我们不是一届考上的秀才,但是我记得你,十二岁就中秀才,整个洛县,至今还找不到第二个。

    你的文章,我一直有看,刘夫子夸赞的策论,更是一绝。不管是论点,论据,都有理有据,清晰明了,既能够做到引经据典,又能立足当下。

    若是有人觉得,你腿脚不便,就不配在县学,我徐温良第一个不同意!”

    “我也不同意,萧兄的才华,大家有目共睹!进县学,绰绰有余,不能因为一些小人散播,就不公平对待萧兄。我也徐兄的态度一致,谁不让你在书院,就是和我过不去,和辛辛苦苦念书的学子,过不去!”

    “不错,萧兄不偷不抢,双腿成了如今这样,也不放弃学业,他这种精神,试问在座的,有哪一位比得上?朝廷从未说过,身体不适者,不能参加科举。萧兄,你只管好好准备考试,到时候,我推着你进考场!”

    “我们也可以推着萧兄弟进场考试!”

    越来越多的人,站在萧长锦这边。

    自然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指责故意散播谣言的人。

    就连来找萧长锦麻烦的书生,也冲他鞠躬道歉。

    “抱歉,萧兄,是我不分青红皂白,就来找你的麻烦,我不该嘲讽你,更加不该怀疑你进县学的资格。”

    萧长锦并不计较这些,他笑着摇头,“无事,大家都是同窗,只要误会解决了,什么都好说。”

    “萧兄宰相肚里能撑船,好气量!”徐温良道。

    其他人也高声大呼,“萧兄好气量!”

    能够得到这么多人支持,是萧长锦没有料到的。

    高兴之余,他也不忘激怒某些人。

    “感谢大家对在下的支持,萧某受宠若惊。只是,萧某一向做事光明磊落,最不喜欢的,便是在背后散播谣言的,还请大家仔细想想,自己听到的,关于萧某的谣言,到底是何人所为。”

    萧长锦这话一出,在场的书生,你看我,我看你。

    “是你告诉这件事是的。”

    “我是听他说的。”

    “……”

    “这事儿,是程胜告诉我的。”

    县学总共就五十来个人。

    也没有外人,谁传的谣,只要大家聚在一起,很快就无所遁形。

    并且,所有的矛头,直指程胜。

    而他,也是在场唯一一个,没有说,是其他人告诉他的。

    所以,大伙儿一下子,全看向程胜。

    不用萧长锦开口,直接就有人问,“程胜,这件事,是你做的?是你造谣,萧长锦走后门进的县学?也是你造谣,他腿脚不便,不配参加科举?你好大的胆子啊,不仅诬蔑萧长锦,还污蔑了刘夫子的名声。”

    程胜脸色都白了。

    下意识的看向身边的段志峰。

    段志峰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示意他别乱说。

    情急之下,程胜只好道:“这……这不是我做的,我也是……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你听谁说的?说出这个人的名字!”徐温良大声道。

    “我……我听……”程胜结结巴巴的,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在场的人,也没了耐心。

    “我看直接送到夫子那儿去,让夫子处置!”

    “就是,让夫子处置,最好赶他出县学!”

    一听要赶自己出县学,程胜的脑子,轰的一下,像是要炸开了一样。

    他脸色通红,“我……我听朱廉说的。”

    朱廉当场变了脸色。

    倒不是这事儿,他没做,而是他做了,但是程胜敢说出他。

    “好你个程胜,你自己做的事儿,你敢冤枉我?我可做不出来,诬蔑人的事儿。”

    “朱廉,这个主意,就是你想出来的,你还说不是你。”

    此刻,所谓的好兄弟,也开始狗咬狗了。

    萧长锦默不作声,就在旁边看热闹。

    朱廉冲程胜道:“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我告诉你,程胜,你要是再敢徐说八道,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程胜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段志峰就抢先一步。

    “都是‘同窗’,吵什么!”

    同窗二字,被段志峰加重了语气。

    原本还在吵架的两个人,似乎都在忌惮什么似得,纷纷闭了嘴。

    好戏一下子没了。

    段志峰看向萧长锦,“萧兄是心胸豁达之人,想必也不会和同窗计较这些小事儿。更何况,程胜我是了解的,平日里,就喜欢上茅房的时候,听些私下流传的轶事,我猜他这一次,也是从茅房听来的,加上对方的声音,又不是特别熟悉,所以说不出名字。”

    段志峰这话一落,程胜赶紧点头,“没错,没错,就是上茅房的时候,听到的,那声音,我不是很熟悉!所以才叫不出名字。”

    “叫不出名字,你还敢说这事儿,是朱廉的主意?”徐温良冷笑。

    此时此刻,他坚定的站在萧长锦这边。

    从他肯站出来为萧长锦发声,就表明了,他是绝对相信萧长锦的。

    “徐兄,这件事,你就知道了!程胜和我表弟朱廉是好兄弟,只要是在学堂,吃住都是一块儿,也就是所谓的好兄弟。

    既然是好兄弟,那自然要拿来坑一坑的,更何况,程胜也是一时急糊涂了,脑子里,只想到了朱廉的名字。”

    段志峰笑着道。

    “这解释,也就你自己相信了!”徐温良开口。

    “话可不是这么说的,我说的可是事实!”段志峰道。

    “没错,就是事实!”

    朱廉和程胜两个,这会儿,由原本的,狗咬狗,成了现在的拧成一股绳,倒是让人挺疑惑的。

    不过也有人觉得,就是段志峰在搞鬼。

    要知道,平日里,段志峰和朱廉还有程胜二人,是形影不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