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头荃 作品

第712章 话语权

    晓蓉停下来喝了一口茶:“虽然我认为你让紫萱负责厦门项目有点早,但是从不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我又不得不佩服你的预先安排。给其他成员看到只要好好的干,股份有,单独负责也有,或者就‘躺在功劳簿上’也行,我说的这个功劳簿的意思是在现在这个项目上好好的维持运营。毕竟有人愿意尝试新事物,也有人愿意维持现有局面。你考虑考虑吧!比如说庄家铭,如果说厦门项目要搞,他当然欢喜了,距离家更近了!同样道理的,还有画家,夹家在汕头那边,厦门和汕头就一个小时总好过现在四五个小时回家的路程是吧?”

    林凡就静静的听这眼前这个平时说话不多也很温柔的晓蓉说的,句句在理句句有据。晓蓉就像是一个给闷在葫芦里好久好久的人,突然见到了一丝光线一般。

    等晓蓉说累了,再次停下来找茶牛饮一杯的时候,林凡便问:“我担心什么,其实你是知道的。我也是有意识的在回避,因为我没有经验啊!甚至参考的经验都没有。你也知道,平时我嘛,说我嘴瓢也行,说我嘴封也行。我呢,从这个项目来说,我也没想到天方夜谭般的构想就是经历了那么一点点波折,就成功的拉到了投资了,说真的,那个时候我内心最里面有个声音在暗暗的叫了一声说就这么容易啊!只是我没将这感觉说出来,我觉得真的要说出来的话,真的就不该成功拉到这些投融了。我有看过一些所谓成功者的自传,可是看着看着我就觉得更加迷惘了。”

    晓蓉放下茶杯:“更加迷惘?”

    “没有可比性啊!也借鉴不了,你说参考嘛,无非就是内在的不服输精神吧!你说人家成功了,现在恩么说都是对的,但是到了自己这儿,更加迷惘的原因就是那些成功者遇上阻碍了,不用想这么多就冲过去了,轻描淡写的。而自己呢,想要摸石头过河,哪知道有些时候这河里是泥沙俱下呢?”林凡说。

    晓蓉反问:“泥沙俱下?也是就是说,有时候你心里就要到了崩溃的边缘了是吧?是这个意思吧?如果按照这种想法,乔布斯怎么可能会有第二次重返苹果然后创造辉煌呢?第一次就已经死翘翘了,死得很粉碎的那种,---按照我的看法啊!怎么会有第二次呢?你呢,哦,我们呢,无非就是资金短缺一点,苦难一点。但是,你有间任何一个管理层的员工到下面的执行者,有谁说不干了或者嫌钱少呢?没有啊!没有一个人说不干,也没啥怨言。我说的没啥怨言,当然不是清一色的这么崇高不讲钱,我也讲钱啊!但是我知道现在困难有点大,那就拜托自己忍耐一下呗!”

    林凡再次停顿了下来:“说来惭愧,我考虑我们的现状的时候,总是在想一个问题,就是股权问题。你说的我们团队其实从来没变过,我还真的有点儿忽略了。这点实在太不应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