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醒 作品

第102章 拦路抢劫

    押尸!!!

    我第一次听说这种事,不由得问道:“是赶尸吗?”

    陈不凡摇头:“不是,赶尸得有赶尸的秘诀才行,我可赶不了尸,押尸就是简单的护送尸体。”

    原来如此,这不是跟押镖运送尸体一样么。

    这样的话,算什么大单子?

    而且,考虑到一些公家官司因素,我问道:“这东西不犯法吧?”

    “犯毛的法啊,犯法的事情我们能干吗?”陈不凡白了我一眼。

    我无语。

    这时,陈不凡问我:“你干不干?”

    深深吸了口气,感受着这座城市的陌生,回味着奇门医馆的陌生,我忽然觉得,有件事做也是一件好事,顺便还能把钱赚了,何乐而不为呢。

    正愁没地方去、也没事干,既然遇上了陈不凡,那就和他干。

    于是,我同意了。

    得到我的同意,陈不凡立即联系对方谈押尸的一切事宜。

    最后,对方让我们晚上八点到城郊十八步接头。

    现在下午四点多,还有很充足的时间,在陈不凡的怂恿下,我换了身行头,又买了个手机,然后他请我吃大餐。

    一番下来,天色已暗。

    准备一番之后,我们赶往十八步。

    十八步是地名,城郊一个旧村。

    来到十八步,一片昏暗,没有路灯,只有住户家玻璃窗透出来的微光在试图照亮黑暗。

    陈不凡打电话联系之后,在村里转了一圈,找到接头人。

    接头人是个老头,穿着很陈旧,身上的衣服仿佛多年未洗一般,六十多岁的样子,有些佝偻,看上去是一个让人非常不舒服的人。

    一番对接之后,得知老头叫何光。

    他确定我们身份之后,带我们去尸堂。

    尸堂,也有一种叫法叫义庄,专门停尸体的地方。

    十八步因为是个旧村,所以还保留着尸堂这样建筑。

    来到尸堂,十分陈旧,院门破败,其它地方都年久失修,只有正中间的停尸堂保存得还算完整。

    此时,在尸堂中间,停着一口黑色棺材。

    棺材是新的,看得出来是比较便宜那种,当然,有好棺材,死者也不会被停在尸堂。

    没有点长明灯,没有点香什么的。

    我这就搞不懂了。

    不过,我也没管那么多,有钱赚就行。

    很快,有人开来一辆带货厢的货车,就像之前在京安时朱兵开的那种货车一样。不一样的地方是,这货车的车厢两边有小窗户。

    很快,在一帮汉子的合力下,将棺材抬上车,停放好。

    我和陈不凡的任务非常的简单,就是在车厢里守着棺材,等送货的司机把车开到地点就行。

    这可就让我疑惑了,这种事,别说我和陈不凡,就是胆子大一点的人也敢押尸,而且,听陈不凡和对方谈的价格,可是六万多。

    这么简单的事情,还给六万多的报酬,想想都非常的不正常。

    因为不正常,这其中便有猫腻,这让我一阵没底。

    终于,上路了。

    司机大哥开车,我和陈不凡则是坐在车厢里,守着棺材。

    一路有些颠簸。

    运尸体这种事,虽然不犯法,但也懒得惹上官司,所以都选择在晚上,而且还是走乡村小路。

    坐在车厢里,我不放心,问陈不凡:“这就是所谓的大单子?”

    陈不凡嘿嘿一笑,说道:“有这么多报酬,还不叫大单子吗?特么在奇门医馆,一单做下来,提成能过一万的极少。”

    听他这么一说,六万多确实算得上大单子了,毕竟,我们两个人,守一晚上棺材就能赚三万多,这种好事哪里去找。

    不过,我还是不放心,问道:“你不觉得这钱太好赚了么?”

    这个时候,陈不凡这才嘿嘿笑道:“实话告诉你吧,这棺材里装的是拼尸!”

    拼尸?

    我第一次听说拼尸,不过,听字面意思怕是拼凑起来的尸体。

    如此,我便问陈不凡是不是。

    他回答之后,还真是。

    我当场就凝重了,虽然我第一次听说拼尸,不知道有什么禁忌和规矩,但我知道一点,那就是尸混合的话,是最容易出事的,而且一出便是出大事。

    看来,这一路怕不轻松。

    似乎是怕我埋怨他,不等我说什么,陈不凡赶紧道:“大哥,三万块也不是好赚的,这么多钱,肯定有一点的麻烦,不是吗?”

    无奈已经上了车,不然,我还真不想接这单子,这三万块钱不赚也罢。

    而且,还有一点,运这尸体的人肯定不是何光,不知道正主是谁,又要运到哪里,用这拼尸来干嘛。

    越不知道,就越有一种未知的担心。

    只希望什么事都别出,白白赚三万块钱。

    渐渐地,接近两个小时的样子,车行驶在一处山间小路上,至于是哪里,我不知道,只知道车一直没走正路,都是在山村里慢慢转。

    突然,车猛烈地颠簸几下,把棺材盖都给颠弹了起来,差点摔下来,好在我和陈不凡反应都比较快,摁住了棺材盖。

    就在这时,车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

    “俩位师傅,快下车!”

    只听司机大哥喊道。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和陈不凡不敢怠慢,立即下车。

    “前面有人拦路!”司机大哥指着前方狂吞口水。

    这时,我们注意到,在货车的大灯光照之下,有一种家伙站在路中间拦住去路。

    因为光太强,只能看到两只脚。

    “谁呢!”陈不凡不高兴朝前方喊道。

    对方没有回答,而是大步上前来。

    这可把司机大哥给吓着了,立即躲到我们身后。

    “谁啊,说话!”陈不凡大骂。

    然而,对方还是没有回应,径直走来。

    很快,这人来到车前。

    乍一看,是个中年人,身穿道袍,眉目阴沉,整个人十分阴鸷,一看这中年道人就不是个好化货色。

    “你是谁,为何拦我们去路?”陈不凡挺着腰板质问、,气质这一块没输过。

    这时,中年道人开口了,他没有回答陈不凡,而是冷冷地道:“留下棺材,赶紧滚!”

    啥?

    这敢情是抢劫啊!

    抢什么不好,抢棺材,我也是醉了。

    真是什么怪事都能遇到。

    不过,对方可是道士,抢棺材倒也说得过去。

    但是,有必要吗?

    陈不凡冷笑一声,厉声说道:“你怕是在找死!”

    这一下,中年道士的脸色阴沉得无比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