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回眸 作品

第一百零一章 一箭一大串,无双割草[四千]

    “你们这些叛徒!”

    红狐咬牙切齿的看着黯族首领,心中怒火滔天,却拿这些黯族毫无办法。

    先不说打不打得过,就算能杀了它们,也没用。

    过不了多久,它们背后的人就会将它们的魂晶从魂海中挑出来,再次复苏。

    这时,一只黑鹰从实魔群中飞出,与红狐并立于前,看着虚魔首领,威胁道:

    “尔等难道就不怕天修王掌握魂海后,将尔等的魂晶从魂海中找出,放入罪殿焚烧千年吗?”

    罪殿,是黯族最严酷的刑罚。

    一般来说,没有实魔会在黯族面前提这个。

    因为这话说出来,基本就等于将黯族得罪死了。

    可现在,他们来到此界已经过去四天时间。

    黯族一点都不配合,它们完全没法子献祭小镇。

    再这么下去,等人界王朝的支援到来,黯族能魂晶回归黯界,它们却必死无疑。

    这等危急时刻,黑鹰自然顾不上什么得罪不得罪的了。

    罪殿二字一出,黯族首领后面的数十只六品黯族,尽皆条件反射般打了个哆嗦。

    它们同时看向前方的黯族首领,目光变得迟疑起来。

    这位许下的好处确实不错,但比起遭受罪殿之罚,那点好处瞬间就变得微不足道起来。

    黯族首领感受到身后黯族们的变化,心中一凛,表面却很是镇定,阴测测的冷笑道:

    “只要你们死绝了,谁还能去告诉天修王,我们反叛的消息呢?”

    它此话一出,又留意了一下身后,发现那些本来都已经有些动摇了的同族,再次恢复平静,顿时松了口气。

    还好,局势算是稳住了。

    “啁——”

    黑鹰被黯族首领的一番话气得双目通红,伸展翅膀,就要向虚魔群攻去。

    既然说不通,那就做过一场吧。

    红狐与它身后的一众六品实魔,亦是不甘落后。

    纷纷运转自己的本命真意,喷火的喷火,御风的御风,吐水的吐水,各式各样的真意,于刹那之间,如烟花般在小镇镇石结界外绽放。

    “嗤~徒劳的反抗。”

    黯族首领冷笑一声,身周黑雾爆发,化作一道屏障,抵御着实魔们的进攻。

    在它身后,有的黯族也如首领一般,爆发自身黑雾,抵抗实魔进攻,同时还能分出些许黑雾反击回去。

    但更多黯族,却选择了不抵抗。

    任由道道真意砸在自己身上,将自身消磨掉,化作魂晶,回归黯界。

    它们答应黯族首领的条件,是不进入城镇,污染镇石,帮实魔献祭人族城池。

    如此一来,等人族清魔卫到了,它们该死还得死,顶多就是有可能拖一两个清魔卫一起死而已,意义不大。

    还不如直接让实魔将自己送回去来得干脆。

    六品一开打,它们后面的低品实魔和虚魔手下自然不能干看着。

    数千低品实魔和数万低品虚魔,瞬间战成一团。

    此时,就连并不厚重的黑雾,都被它们搅乱了,变得愈发稀薄起来。

    镇石结界中,立于风鸣镇城头的镇守与镇令看着结界外的交锋,目瞪口呆。

    “小许,你听说过虚魔和实魔战斗的事儿么?”身穿青色官衣,额头上皱纹层叠,留着三寸白须的风鸣镇令问道。

    “闻所未闻。”披着黑色铠甲,手持长弓的风鸣镇守摇了摇头。

    他的目光死死盯着镇石结界之外,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镇石结界外所发生的一切,着实有些违背他的认知了。

    若是五天前,黑雾还未降临小镇时,有人和他说虚魔和实魔会自己打起来的事儿。

    他肯定是要给那人两个大嘴巴子的。

    甚至还有可能将那人拉入军营,打个十军棍,让他涨涨记性。

    一般的事,胡乱说说也就罢了。

    但实魔和虚魔,再怎么说也是人界的一个威胁,可不能瞎说。

    一旦传出去,有人信了,可能会被害死。

    “老夫可算是开了一回眼界了。”镇令轻抚白须,看着结界外自相残杀,不断死去的实魔和虚魔,啧啧称奇。

    “谁又不是呢?”

    镇守笑了笑,扫了一眼站在城墙上的士卒与道士们。

    果不其然,他们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呆呆望着镇石结界外相互之间杀红了眼的实魔与虚魔。

    “如果以后都是这样就好了。”

    镇令感慨道:“它们杀它们的,我们看我们的,多好!”

    镇守摇头失笑,没有说话。

    是好事吗?

    或许吧。

    但这样一来,士卒们又缺少了一个赚取军功的机会,也是不争的事实。

    ...

    就在风鸣镇诸人看戏看得正欢的同时,小镇两里外,一片不算浓郁的黑雾中,四道人影停下了前进的步伐。

    来到此处之后,他们已经能透过黑雾看到小镇外的情景了。

    “那些实魔和虚魔,在干什么?”

    赵月欢瞪大眼睛,看着小镇外打成一团的实魔和虚魔。

    这一刻,她甚至怀疑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睛,再次看过去。

    然而看到的,依然是那副场景。

    “好像在打架?!”苏言用一种不确定的语气说道。

    “它们确实是在打架。”蒙贤一边放下郑永连,一边给出肯定的回答。

    他相信自己的眼睛。

    哪怕眼前这一幕再怎么荒诞,但事实就是事实。

    郑永连急忙问道:“你们说啥?虚魔和实魔在打架?确定不是它们在一起攻击镇石结界?”

    他不是武者,儒道八品对身体的加持,几乎没有。

    因此,什么都看不见。

    但听队友们的描述,黑雾深处,虚魔和实魔似乎在打架?

    这...可能么?

    郑永连对此表示怀疑。

    “真的在打架!”

    苏言取下背上的黑白弓,说道:“打得很热闹,我都想掺和一手了。”

    “哎?!”

    赵月欢有些疑惑的看着苏言,问道:

    “为啥不让它们先打,等最后死得差不多了,我们再去收割?

    这样功勋又不会少,还能省事很多。”

    “你错了啊,月欢。”

    苏言摆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赵月欢,忽悠道:“我们来做任务,只是简简单单的为了功勋吗?”

    赵月欢张嘴欲言,可还没等她说话,苏言又道:

    “不,我们还需要历练!

    我辈武者,唯有在尸山血海中磨砺而出,才能有大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