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 作品

第三千四百三十一章天罚殿主(二)

    “这样做,你就不怕祖山从此变得强大?妖族从此崛起,然后反噬圣域人族吗?”

    听完天罚殿主的询问,傲苍笙忍住轻轻一笑:“我突然也想问前辈一个问题。”

    “公子有话直说便可。”

    天罚殿主答道,但口吻已经明显不似先前那般老气横秋。

    傲苍笙道:“敢问前辈,妖祖传承至今,一共经历了几代?”

    天罚殿主微微皱眉,他显然没有料到傲苍笙会问这么一个问题。

    稍稍思忖片刻之后,天罚殿主才道:“祖山自第一代妖祖传承至今,总共经历了十五代妖祖。”

    傲苍笙点点头,又道:“敢问前辈,在这十五代妖祖之中,可有胜过初代妖祖者?”

    “这个……”

    天罚殿主脸上倏而闪过一抹羞愧,顿了一下才苦笑着摇头道:“没有!”

    傲苍笙道:“那敢问前辈,初代妖祖在位时,可曾攻入圣域?”

    天罚殿主摇摇头:“没有!”

    两人说到这里,傲苍笙没有再问,但天罚殿主已然明白了傲苍笙的用意。

    连最强的初代妖祖都没有做到压迫人族,那他天罚殿主凭什么认为这十九代妖祖可以令妖族崛起?可以让妖族反噬人族?

    “现在前辈知道我为何能有恃无恐的将妖祖传承归还祖山了吧?”

    傲苍笙淡淡一笑,言语间气势迫人。

    天罚殿主有些颓然,他虽然不太喜欢傲苍笙的口吻,但傲苍笙所言却是事实,容不得他反驳。

    挣扎良久,天罚殿主才道:“你不过仙君境修为,你就这么自信?”

    傲苍笙道:“不是我自信,而是纵观妖族历史,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打破这个事实。”

    事实上,傲苍笙本想说,天罚殿主只知道他修为低微,却并不知道他能修到眼下这等地步,仅仅只用了不足一甲子光景。

    这番话傲苍笙想了又想,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因为这件事实在太过惊世骇俗,他怕天罚殿主听到后会生出其他想法,那样反而横生枝节。

    沉默,又是许久的沉默。随后天罚殿主才道:“若是祖山有心让你成为下一代妖祖,你是否愿意留在祖山?”

    在说出这个问题之前,天罚殿主的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答案。

    早在任溟遥走出圣妖殿之后,玄炬天君就曾问过他同样的问题,结果被任溟遥拒绝了。

    而就在今日,傲苍笙刚刚斩杀任溟遥。此二人无论是天赋、心性、手段乃至眼界,傲苍笙都要胜过前者一筹。

    既如此,任溟遥都不愿留在祖山,傲苍笙又怎么可能愿意呢?

    果然,天罚殿主刚刚说完,傲苍笙便笑着摇摇头道:“只怕我与祖山没有这个缘分,我若有留在祖山之心,也就不会将妖祖传承交出来了。”

    天罚殿主点点头,有些失落道:“我其实已经想到了这个结果,眼下只不过是找你确认一下。”

    言罢,他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精芒,旋即精神一振道:“你说妖族往后再难有超越初代妖祖的传承者,我很好奇,若是让你来做下一代的妖祖,你是否也没有这个能力?”

    听到这句话,傲苍笙的脸上不由闪过一抹狡黠:“我说过,我不会成为下一代妖祖,所以超越初代妖祖的事情也就无从谈起。”

    “我是说假如!”

    天罚殿主似乎有些不甘心,再次执拗的问道。

    “假如啊?”

    傲苍笙抬起头,好似终于开始认真思忖起来。下一瞬,他猛然一挑眉梢,道:“若是我成为下一代妖祖,那妖族势必从此崛起,我的光芒势必要盖过历代妖祖。”

    “也包括初代妖祖?”

    天罚殿主双眸神采奕奕道。

    “不错!”

    傲苍笙满脸自信道。

    “你何来这样的自信?亦或称之为自负?”

    天罚殿主故意语含不屑道。

    傲苍笙轻轻一笑:“前辈应该听说过我的事迹。”

    天罚殿主点点头。

    傲苍笙道:“那前辈应该知道我有几尊命宫。”

    此言一出,天罚殿主的脸色微微一变,仿似突然觉察到了什么异状。

    片刻之后,他才释然一笑:“不错,十尊命宫,妖族亘古未有,即便是初代妖祖,也没有这样的天赋。”

    “再加上你以仙君斩仙帝的诡异手段,若你成为下一代妖祖,或许真能让妖族从此崛起。”

    天罚殿主如是说着,双眸中竟然泛起无限希冀。

    他再次抬头看向了傲苍笙,眼中满是期待之色:“听完你的话,我发现我竟然越发不想让你离开祖山了。”

    “不如这样,只要你能留在祖山,无论你提出什么要求,祖山都会倾其所有满足你,如何?”

    听到天罚殿主那诚挚无比的言语,傲苍笙忍不住一阵惋惜。就像他刚才所说,他和祖山始终差了缘分。

    如是想着,傲苍笙突然抬手一指头顶,道:“前辈,你可知这上面是什么吗?”

    天罚殿主不明其意,抬头看了看黑幽幽的虚空,好奇道:“你是说我所处之地的上面吗?”

    傲苍笙摇摇头:“不,我是说妖域这片天空之上是什么?”

    天罚殿主道:“是荒莽天域。”

    傲苍笙道:“那荒莽天域之上呢?”

    天罚殿主摇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

    傲苍笙闻言一笑:“晚辈也不知道,所以晚辈想上去看看。”

    说到这里,天罚殿主已然明白了傲苍笙的言外之意。

    他忍不住长叹一声:“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的野心。”

    顿了一下之后,天罚殿主又道:“妖祖传承归还祖山之后,你有什么要求吗?”

    傲苍笙:“当然有。”

    天罚殿主:“说说看。”

    傲苍笙道:“我希望在我离开妖域之前,能够结束妖乱大地的局面。”

    听到这句话,天罚殿主不由微微睁大了双眼,双眸中充满了讶异之色。

    “为何会提这样一个要求?”

    他有些不解的问道。

    傲苍笙道:“前辈想听实话吗?”

    天罚殿主呵呵一笑。

    傲苍笙道:“前辈应该不知道我为何来到妖域吧?”

    天罚殿主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