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庭溶月 作品

第两百八十三章 周御行动,元茉苏醒

    昨日浅若真人已到,周御老老实实地待在左峰。

    今日他就要开始行动了。

    首先为了保住自己的名声,他必须要把知晓他在秘境里所作所为的元茉杀掉。

    在之后想办法靠近浅若真人,将归元派获得众多秘宝的事情告诉他。

    不管浅若是杀人夺宝,还是归元派主动献上,对于浅若而言,他都是大功臣,而且他资质不错,浅若定会收他为徒。

    至于棠嫕,她只知道他要杀楚熠的事情,到时候就算她说出来,他也有理由——楚熠和他有杀父之仇。

    想着他就朝着炼丹宫走去。

    此时柳淇等人都去照看鸢无钥了,炼丹谷没人了。

    他轻手轻脚地走进元茉的房间,看见她皮肤溃烂的模样,吓了一跳,不过他可没有什么愧疚之情,只是觉得这样还不如死了好。

    周御用真气震碎了她的五脏六腑,确认她已经死了后,便离开了。

    他回到左峰,心里的大石头落下了。

    “如此,我拜入其他门派,就没有什么意外了。”

    周御不蠢,他自然不会见了浅若就说归元派有至宝。

    晚间,天虚阁内。

    浅若被安排在天虚阁最好的房间里休息。

    突然他听见有人靠近,一挥手就将人带了进来。

    周御趴在地上,心里慌张极了,这人好强!

    “弟子见过浅若真人。”

    他起身,行了礼。

    浅若有些兴致地看向他,明显知道他的来意。

    他探了下周御的修为,发现他天赋确实不错。已经有了要把他收进华玉派的想法。

    心里想着,又不得不感叹归元派有不少资质不错的弟子。

    近年来,有天赋的弟子越来越少,像他们这样的大门派也不顾什么脸面,就为了讨个资质好的弟子。

    “你有何事?”

    尽管他心里清楚,还是想试试口风。

    “弟子想加入华玉派。”

    周御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明来意。

    “哦?”

    周御心里没底,他不清楚修仙界的拜师门道,不知道这样的行为是非常不耻的。

    浅若道:“你可是归元派的弟子,不合理。”

    周御道:“真人,我师傅说过,只要我愿意,我可以走。”

    元坤的确有这个意思。

    他知道强留的是留不住的。

    浅若:这归元派倒是明白自己留不住人。

    心思一转,他又道:“既然如此,明日我就向你师傅说说。”

    周御欣喜若狂,他没想到这么容易,于是立即道:“弟子多谢真人。”

    浅若摆手,他道:“贵派里可有资质极高的弟子。”

    周御听了,刚刚喜悦的心情顿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沉郁至极的情绪。

    “真人说的可是我师姐元漪?她如今不过百岁,已经是金丹修为了。”

    浅若自然看得出他在欲盖弥彰,想着他便道:“你走吧。”

    周御走出天虚阁的时候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就这么容易成了?

    看来浅若真人是认可他了。

    不过……

    想到浅若问起楚熠,他心里又恨得很。

    他绝不会让浅若注意到楚熠的。

    被他念着的楚熠现在正在炼器宫打铁呢。

    “你最近窝在这里都快发霉了吧。”

    玉霄道。

    楚熠放下手中的工具,他道:“棠嫕最近不理我。”

    玉霄:……

    “她在忙。”

    “她没什么可忙的,那鸢无钥的伤好得差不多了。”

    说起这个,楚熠就有些不高兴。

    “怎么,你生气了?”

    楚熠不置可否。

    说着,就又开始行动起来。

    “你什么时候把那小子给我当奴仆?”

    玉霄看着远处的赵临说道。

    “不急。你如今还是剑灵,冒然签订契约,只怕我的仁善剑也归他了。”

    玉霄道:“你就宝贝你的仁善剑吧。”

    说着,玉霄也不管他了,便在这充满器灵的地方四处游荡。

    他显然成为了这些器灵的老大。

    楚熠耳边安静了,便没再多说,心无旁骛地继续打铁。

    棠嫕进来就看见楚熠机械般地打铁动作,心想:真是难为楚熠了。

    “小师弟。”

    楚熠手中的动作一顿,随即假装没听见似的,继续打铁。

    “小师弟,别装了。”

    棠嫕发觉他生气了,连忙让他停下手中的活。

    “过几天,我们就随他们去华玉派了。”

    楚熠皱眉,他道:“为何要和他们一道?”

    她不会还要继续看那个鸢无钥吧!

    棠嫕道:“免费搭乘干嘛不要?”

    “师姐,我们缺飞行法器吗?”

    棠嫕什么没有,怎么可能会缺?

    “不缺,不过和他们一起,总会有些好处。你也不要介怀,就当他们说群脑子坏了的人。”

    “这浅若真人怕是看上你了,要是他想和你套近乎,你就别理他。”

    楚熠闷闷不乐,随意“嗯”了声。

    “好了,别不高兴。”

    棠嫕摸他的头,说道:“你实在不愿意,师姐单独和你走,到时候带你去修仙界逛逛。”

    “你也别练了,我们先去看看元茉。”

    说着,就拉起楚熠的手,飞去了云月阁。

    楚熠问道:“师姐,周御对元茉下手了?”

    棠嫕点头,她道:“元七说的,周御已经下手了。”

    “他还去见了浅若。啧。”

    楚熠想了想,他道:“师姐真想把他逼入绝境?”

    楚熠知道棠嫕定是要当着修仙大会的面,亲自揭发周御杀害同门的事。

    到时候没有哪个门派会愿意收他。到时候他在修仙派就没有了立足之地。

    “怎么,你不忍心?”

    楚熠摇摇头,他道:“不是,只是他会记恨你。”

    永绝后患才是最好的。

    棠嫕道:“记恨就记恨吧,我瞧不上。”

    “棠嫕姐姐,你快任务吧!莎莎也想逛修仙界。”

    棠嫕:莎莎是不是慢了半拍不止?

    “嗯,会的会的,别着急。”

    周御动手的不是元茉,只是棠嫕制造出的幻想。

    真正的元茉已经醒了。

    她此时正在棠嫕的云月阁休息。柳淇在旁边照顾她。

    “茉儿。”

    柳淇轻声唤了她一下,元茉就哽咽起来。

    “师傅!”

    她好委屈,好想哭。

    “不哭不哭。”

    柳淇抱着她,让她平复心情。

    元茉想到秘境里的遭遇更是大哭起来。

    “师傅,七师兄他,他死了!”

    她呜呜起来,悲痛地不能自已。

    柳淇眼里闪过一丝光芒,等元茉情绪好些了,他便道:“你七师兄怎么了?”

    元茉的性子安静得很,很少有情绪激动的时候。但是说起七师兄,她便再次破防。

    “是周御!周御害了七师兄!”

    “师傅,你一定要为七师兄讨回公道!”

    她越说越激动。声音比平时大了好几个分贝。

    啾啾啾!

    变成黄雀的元七看见元茉这般痛哭,心里着急死了。

    可是他却只能在房间里乱飞,心里祈祷棠嫕快来。

    一阵风吹来,棠嫕和楚熠到了。

    元茉哭累了,正趴在柳淇肩膀上休息。突然她看见棠嫕,眼睛都睁大了。

    “元,元漪师叔!”

    柳淇转身,看到棠嫕来了心里也算是舒了口气。

    他其实不大会哄元茉。

    “是你元漪师叔,别怕。”

    元茉刚醒,还是很清醒,刚刚又哭过,现在很疲倦。看见棠嫕,脑子转不过来了。

    “元漪师叔……”

    她喃喃说道。

    她又看向棠嫕旁边的少年,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是谁。

    “小师叔?”

    他长的好快。

    棠嫕看见元茉呆愣的模样,觉得还挺可爱。

    啾啾啾!

    元漪师叔快把我变回来啊!

    元七不停地在棠嫕耳旁叫唤。棠嫕不胜其烦,直接把他抓在手中,然后走向元茉。

    柳淇看着她手里的黄雀,若有所思。他记得自从棠嫕回来后,这只黄雀就一直在元茉周围。

    难道这是七师妹的灵兽吗?

    很快他就知道了答案。

    棠嫕笑着对元茉说道:“元茉师侄,七师叔送你个礼物怎么样?”

    元茉眼角的泪珠还没落下,眼睛汪汪地看向棠嫕,不知在想什么。

    忽然,棠嫕将手里的黄雀推到她眼前。

    啾啾啾!

    元茉看着这只可爱的小黄雀叽叽喳喳的,一时之间竟然笑了。

    七师兄话也很多。

    想着她又难过起来。

    “元茉师侄,你先别难过。”

    棠嫕笑笑,随后当场表演了个大变活人!

    “师兄,你先让让。”

    柳淇走到一边后,棠嫕手里的黄雀就突然变成了一个人。

    元茉和元七四目相对。

    “八师妹!”

    元七见自己变了回来,激动得朝着元茉说道。

    元茉傻愣愣地看着她,又看向棠嫕,随后哭了起来。

    “元漪师叔,谢谢你。”

    元漪师叔知道她想念七师兄,竟然用变换术讨她欢心。

    元七急了,他擦拭她的眼泪,急忙说道:“真的是我,八师妹!我没死,我活得好好的!”

    元茉明显不信,已经陷入了悲伤的情绪中。

    元七把前前后后的事情全都说了一遍,元茉才信了。

    “七师兄!太好了,你还活着!”

    “是的,我们福大命大,没死!”

    柳淇看见元七的时候就已经想杀了周御了。

    他对棠嫕说道:“七师妹既然知道真相,为何不说?”

    棠嫕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下,最后道:“还希望柳淇师兄继续保密。”

    柳淇想了想,问道:“要不要元七还活着的消息告诉赵临?”

    “不着急,赵师兄那边有张芙师姐,不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