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卿 作品

第222章 一切的源头都是她。

    在他的身影快消失不见,辛西娅才放轻了声音说:“我很害怕雷电交加的下雨天,哪怕是在梦里也足以让我恐惧。”

    她走回卧室关上了门,没注意到凯厄斯再度停下的脚步。

    房间内的窗户敞开着,竖琴摆放在窗边,和煦的风吹起窗幔。

    辛西娅走过去拨动了两下竖琴,听着悦耳的音符,目光微沉。

    她收回手转身来到衣柜前打开柜子,在一件件衣服上搜寻,最终拿了一件只有两根细绳肩带的白裙出来,外面虽然还有一件长袍外衣,但她只拿了这条前卫的吊带长裙。

    如果明日林不会出错,那么凯厄斯今晚一定会再来。

    不管是不是做梦,她都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

    远在一间宫殿里的阿特洛斯靠在一台纺织机上,仰望天空上密集的群星,“虽然我没有切断生命之线,拉刻西斯也没有让那个人类的生命线变短,她遵循了我们的想法自觉给自己定下了死期,但我仍心有疑虑,我们的计划真的万无一失吗?为什么神主会选择收下那瓶真言药水。”

    拉刻西斯的身边滚落着一堆的毛线球,他一边将一根根颜色不一的线条穿插在一起,一边说:“我们只是窥视了命运,知道那个人类是唯一可以拯救他,不让他伤害人族的这就够了,现在她已经成功将他带回也让瑞达尼亚幸免了一场灾难,事情快结束了,我肯定。”

    “无情无爱的神明顶多将那几个月的记忆回顾一遍就丢在角落里,这点时间对他来说不过是眨眼间,根本不算什么,他不会产生出爱的。”

    拉刻西斯说的太笃定了,也完全忽略了坐在纺织机后纺织的克罗托流露出的异样情绪,她垂着眸子,语气冷漠,“光明神对什么情都漠不关心,所有的礼物他都收下了,我敢打包票他只是让那些礼物放在某个宫殿里积灰。”

    克罗托停下手,看着外面的黑夜,“他才不配拥有爱,不管是哪种爱都不配拥有。”

    “嘿、克罗托,什么叫不配?你不能再因为黑暗神的事跟他耿耿于怀了,这都过去多久了,你明知光明神杀死他是对的,不然也不会帮助我们拯救光明。”拉刻西斯无奈的抬眼看她,见到她那不愉快的脸色,又叹息一声说:“或许他不该把从前的记忆全部还给你。”

    克罗托扯了扯唇角,低头继续动起手指纺织命运线。

    ...

    辛西娅看着镜子里穿着吊带裙的自己,纤细的双臂裸露在外,锁骨连接的肩峰正好挂住细细的肩带。

    她低头看了看,发现最近还发育了不少,这不会让她看上去还像个干瘪的豆芽。

    辛西娅对目前的身体情况十分满意,她散下头发走到床边,脱掉鞋子躺进被窝里,很快闭上了眼睛。

    静谧的没有一丝声响的殿堂内,神明一脸漠然的坐在座位上,思绪早已飞远,脑子里不断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以及少女临别前对他说的极为暗示性的话语。

    对他而言那不是一个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