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年 作品

第九百零五章 与我何关?

    那老者的声音戚戚哀哀,颤颤巍巍。

    他看出来了,这位少君殿下是真的要弑父啊,这之前,那个女娃子,少君殿下的心上人在说到少君殿下凄惨的过往的时候,他们这些人虽然也有些叹息,但终究没到心疼的不可呼吸的那一步。

    还想着这也许就是对少君殿下的磨练。

    但是这一刻,不知为何,一种名为恐惧的东西蔓延了整个大厅,他们这一刻才感到深刻的惭愧和恐惧,因为少君殿下年少凄惨的遭遇是他们的现任魔君造成的,而少君殿下对整个魔族没有任何的归属感。

    一个人对一个地方没有归属感,那么他就不会有心去守护这个地方。

    可魔天龙的择主是少君殿下啊。

    如今的少君殿下眼中只有毁灭。

    他恨透了魔族,恨透了魔炎大人,他想毁灭了这里的所有,因为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愧对了他,愧对了他喜欢的女子,更愧对了他的女儿。

    所以,他怕了,不只是他,是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随着长老级别的老人跪下,恳求,更多的人都跟着跪下了。

    面对恳求,萧凤栖眼中只有杀戮和蔑视。

    魔炎是震惊的,看到围绕着萧凤栖的魔天龙,耳畔是龙吟声阵阵,他忘记了一切动作。

    忽的就想起来他曾经留给一个女人一枚黑龙戒,那是魔族不外传的宝物,据说只有魔族真正的魔君才能唤醒黑龙戒,传了几代魔君,却从未开启,已是少有人信魔天龙真的存在,只当是古老的传说罢了。

    如今,竟然真的现世。

    他的儿子,是魔天龙的主人。

    不知是否是跟黑龙戒有关,但不可否认的是,魔天龙泽柱,选择的是他的儿子,不是他,也不是他的大哥。

    魔炎这一刻内心的复杂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他骄傲吗?

    不知道。

    可他的儿子没有给他任何的反应时间,竟是直接朝着他攻击而去,魔炎本是抬起的手,不知为何竟是一顿,于是那一攻击狠狠的砸在他的身上,砰的一声将他整个人打飞了出去,当即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

    “魔君大人。”

    有人惊呼出声,但下一刻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猛然闭了嘴。

    已经 不是魔君大人了。

    魔族的传统,魔天龙择主的人,才是魔族的主人,魔族的魔君,真正带领魔族走向辉煌的人。

    刷。

    谁的利剑出了鞘?

    萧凤栖自空中落于地面,手中利剑发出寒光,直直的指向魔炎。

    他的眼神中没有一点儿温情的光,只有恨与怒。

    “魔炎,你该死。”

    他说。

    手中的剑对准了他的心口,往前一寸,便已经见了血,他是真的想要杀了魔炎。

    咳咳咳。

    魔炎呛咳出声,他紧紧咬着牙关,看着眼前的人,这是他的孩子,却是要他的命,说起来着实可笑。

    不知为何,在他脑海中原本有些模糊的一个女子的身影,忽然间鲜活了起来,她灵动的眉眼,她娇羞的模样,好像在一瞬间都活了。

    便是那个女人给他生的儿子。

    竟是这般优秀,得了魔天龙的契约择主。

    他的内心里甚至在最初的震惊之后升起了一股隐秘的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