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周郎 作品

第130章 战端再起

    第一百三十章战端再起

    嗯?

    鲁肃面色一僵,看向了秦羽,又马上侧过了头,似乎是不敢对视。

    秦羽也是一愣…鲁肃的反应,似乎有些过了。

    不过,他很快就想明白了,鲁肃以为他要软禁家属。

    也难怪鲁肃多想,许多诸侯都是这么干的。

    将军出征,家眷要留在诸侯大本营,用以控制将领。

    当然,你要是问将领愿不愿意?

    那肯定不愿意。

    不过是形势比人强罢了。

    权力,哪有那么多的温情?

    “子敬,你误会了,我也只是建议,我向子敬请教一个问题,你在我麾下,如今我与袁术相抗,若袁术将家眷掳去,该当如何?”

    这…还真是一个问题。

    当然,秦羽担心的不是袁术,而是周瑜。

    在历史上,周瑜就是先把鲁肃的家眷接到了江东,逼的他不得不投奔江东。

    秦羽感觉鲁肃听进去了,又继续说道:“在不在缯县都行,安顿在你认为安全的地方就行了。”

    鲁肃多聪明?

    听懂了秦羽的意图,既然无法拒绝,何不办的漂漂亮亮的,当即开口道:“主公误会了,我正在想,什么时候把她们接来合适,天下哪里有十足安全的地方,主公这里最合适不过了。”

    不得不说,这就是聪明人。

    秦羽留下鲁肃吃了个晚饭,而后拉着他的手送出了老远。

    同时,鲁肃成为缯县新县令的消息也传出去了。

    对此,江洪也没什么说的。

    何况,还给了他一个典农都尉的职位。

    这个职位并不比缯县县令低。

    只不过…权力就没法比了。

    明眼人都知道,缯县已经是秦羽的大本营了,若是将来秦羽坐大,这就是京兆尹。

    江洪没有异议是肯定的。

    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不敢。

    一转眼,到了春节的大日子,这个年代的春节传统而简单。

    最主要的就是祭祀。

    这是穿越而来的第一个春节,秦羽为春节增添了一些新花样。

    把后世属于其他节日的活动也拿过来了一些,比如舞龙舞狮。

    再比如,猜灯谜。

    一大早晨,整个缯县都是鞭炮齐鸣。

    最为欢乐的,还要属一些孩子。

    胆子大的,接过鞭炮自己去尝试。

    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整个缯县都沉浸在孩童的欢乐中。

    一些读过书的,围着灯谜交谈。

    当然,节日中最为浓墨重彩的祭祀还是不能放下。

    秦羽委任缯县新任县令,也就是鲁肃,负责祭祀。

    剩下的…就是吃饭了。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有两支队伍进入了缯县。

    几乎是同一时间。

    说是两支队伍可能不太合适,一支十几个人,另外一只俩人。

    两支队伍出现在缯县城下时,看着对方,很是警惕。

    不过…从实力来说,双方根本不对等。

    俩人这一方,也很有本事,冲着缯县城上大喊,“快开城门,我要见太守大人。”

    城墙上的人露头了,一看。

    坚定完毕,嗯,自己人。

    目光也放在了另外一支队伍身上,“你们是干什么的?”

    这边很有派头,领头的似乎是个文官,抱起拳头,高高的举到头顶右侧。

    表示尊敬。

    “奉天子诏,特来此向秦羽大人传命。”

    “好,等着吧。”

    城楼上的士兵急急忙忙跑去向秦羽汇报。

    两方人也进了城。

    俩人这方是自己人,骑着快马,先一步见到了秦羽。

    见了秦羽就直接汇报了。

    就在前几天,袁术暴怒,下令剿灭王贵。

    人家袁术的理由也很正当,就是剿匪。

    实质上,大家都明白,袁术接连败给曹操、吕布、秦羽,军力大损。

    比损失兵力更可怕的是士气低落。

    想要振作士气,唯有胜利!

    柿子还是要捡软的捏,剿灭王贵,正是袁术用以提升士气的方式。

    嗯…是个办法。

    因为没有得到秦羽的命令,陈登也只是下令防守。

    没有广陵军的援助。

    王贵…直接崩溃了。

    感受寒风刺骨,就差在冰天雪地中哀嚎了。

    对于此,秦羽的反应很简单,开口道:

    “传我命令,广陵军全军听从陈元龙指挥,他的命令,就是我的意思。”

    此言一出,众皆大惊。

    特别是鲁肃、徐庶几个心思细腻的,颇有些不淡定。

    要知道,广陵军几乎是秦羽一方的全部主力,敢完完整整交给他人。

    这种气魄,哪个主公有?

    “你们两个先不用急着回去,吃过饭休息一晚,明日再回去吧。”

    秦羽拍了拍两人的肩膀,算是问候。

    这时,天子特使也到了。

    说是天子特使,实际上就是曹操派来的人。

    “涿郡、汝南太守,骑都尉秦羽接旨。”

    说话的是一个白面书生,年纪约莫三十出头。

    秦羽眉头一皱,接旨是要跪下的,他可没有给人下跪的习惯。

    白面书生扫了一眼,含笑道:“骑都尉秦羽击溃袁术伪帝有功,准许不跪。”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涿郡汝南太守、骑都尉秦羽于国有功,免汝南太守改任琅琊太守,升任中郎将,赐爵关内侯。”

    白面书生读圣旨的时候,秦羽可以不跪,其他人可没有这个待遇,纷纷下拜。

    等书生读完,秦羽走上前接过圣旨。

    表面秦羽保持平静,内心还是有些波澜的。

    封侯了呀。

    秦羽在接圣旨的时候,白面书生拉住了秦羽的袖子。

    两人面对面,秦羽才发现,白面书生的白,更多的是苍白,虽然神采奕奕,但深处有着掩饰不住的疲惫。

    “侯爷,司空大人有交待,请借一步说话。”

    听白面书生这样说,秦羽也没有拒绝,带着他进了一处单独的院子。

    “特使,但说无妨。”

    白面书生爽朗一笑,“侯爷客气了,在下郭嘉字奉孝,叫我奉孝就行了。”

    秦羽心中一惊,袖子里的拳头紧握,让自己不要紧张。

    鬼才!

    见秦羽如此淡定,郭嘉脸上也闪过一丝诧异,而后开口道:“将军,本来传旨不需我的,司空大人特让我前来,将军军功斐然,未尝一败,今臧霸攻占琅琊,司空大人让您任琅琊太守,是对您有期待的,司空特意跟我说,将军少年英雄,前途不可限量,徐州之事,就交给你了。”

    说完又拍了拍秦羽的肩膀,“将军,司空大人很看好你,司空大人很想见你,只是太忙了,司空大人说了,等到袁术臧霸皆平,将军也该到许昌受封了。”

    这一套…我们秦大人再熟悉不过了。

    其中道理,秦羽瞬间明了。

    改汝南太守为琅琊太守,那是因为如今的汝南已经是曹操的地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