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梦公子 作品

第199章 日后再说

    初夏的风于温热之中尚存一丝春的清爽,园中百花齐绽,在绿茵花海的掩映下,凉亭仿若朱木镶嵌的画框,而亭中男女则是被精心装裱起来的名画。

    两人很是凑巧的皆身穿蓝衣,在这繁华的深宫庭院中宛如自天际取了一抹湛蓝,清幽澄净。

    少女纤长的手指落于男子腕间,皓腕如雪,十指如玉。

    他们似在说着什么,她轻抬双眸,他垂首凝望,揉着花香的风拂过她耳畔的碎发,又轻略过他的鼻尖。

    幽幽冷香,一如眼前的少女温婉又清冷,似兰纯净又如牡丹骄傲绝尘,含苞未放也依旧不输任何人风采。

    他轻轻扬唇,即便半垂着眼眸,但柔和眉目依然清晰可现其中温宠。

    “叶小姐在说什么呢,祈佑表哥竟笑得那般欢喜?”

    苏凝筠想也不想的回道:“自然是祈佑身子无碍,这才舒心而笑。”

    魏梓然望着亭中两人,点了点头,“原是这般,那怪不得了。”

    表兄本就长得好,如此一笑当真美若神袛。

    叶小姐生得也好,貌若仙姝,淡妆浓抹总相宜。

    他们两人在一处,岂是赏心悦目可以形容?

    “嘶!”魏梓然托着下巴,啧啧出声,“小姑母,你有没有觉得祈佑表哥与叶小姐看着很是般配?”

    “不配!”

    苏凝筠未等答话,林璇已然先行开口,且语气冰冷决绝,没一丝犹疑,引得众人皆侧目望来。

    林璇神情淡淡,未有一丝慌乱,冷眸看着魏梓然道:“男女授受不亲,魏公子若当真为太孙殿下与清儿着想,这等玩笑日后便不要再提。”

    魏梓然撇撇嘴,文臣的女儿真是不招人喜欢,与她们的父亲简直一般模样。

    林右相就是这样,做事一板一眼,半点玩笑开不得。

    苍御史更是六亲不认,谁的面子都不给,逮到他的错处便告诉陛下。

    他也曾试过反击,躲在暗处偷袭,可非但没让苍御史知难而退,反像燃起了他的斗志一般。

    那段时间他几乎每天都被陛下唤进宫训斥,回家又被祖母打骂。

    挣扎了一段日子他彻底放弃了,再见到苍御史直接绕路而行。

    想到这新仇旧涌上心头,魏梓然狠狠的翻了苍兰一眼。

    有其父必有其女,苍御史不是横吗,那他就诅咒苍兰日后嫁给如他一般的纨绔,气死他!

    苍兰:“……”

    是不是有病!

    话又不是她说的,瞪她干什么!

    “苏怀阳!你给我站住!”少女的一声怒吼将众人的视线吸引了过去,但因有花墙阻隔,他们瞧不见彼此。

    “你烦不烦,能不能别老是缠着我!”苏怀阳皱着眉,脸上的不耐毫不掩饰。

    罗素冷哼一声,伸开双臂挡在苏怀阳身前道:“若不是王妃待我极好,我不忍看王妃失望,你以为我愿意管你?

    你喜欢寡妇还是老妪,又与我有何相干!”

    苏怀阳变了脸色,指着罗素警告道:“我再说一遍,无心不是寡妇,不许你诋毁她!”

    罗素莫不在意的一把打开苏怀阳的手,环胸抬着下巴看着他道:“那不管,反正你不能再惦记她了,今日宫宴你必须选出个心仪的姑娘来!

    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是王妃让我告诉你的。

    还说,你若是不听劝,便待王爷归回,让他用鞭子好好与你细说!”

    苏怀阳怒不可遏,可罗素用他父王母妃压他,纵使恼火却又说不出什么,只道:“有什么可急的,皇室子孙又非仅我一人未定婚约。

    苏御还是长孙呢,还有睿王叔,比我高了一个辈分不也一样形单影只?”

    “你与他们比什么!”罗素毫不客气的道:“太孙殿下那是身子不好才耽搁了,睿王爷也是常年领兵,无暇顾及。

    至于苏怀诚与苏怀仁,那是一个太挑,一个没人要,还有那个魏梓然,他是脑袋有病,你与他们比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