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苒苒蕭司琛 作品

第3639章 他對我有詛咒

這是凱瑟琳教他的,故意刺激白悠悠這種人。

果然,白悠悠看到他要打電話,臉色就變得有些難看,更有趣了。

凌棲棠餘光瞥了瞥他,然後就開始撥通葉星煜的電話。

來見白悠悠之前,他已經跟葉星煜講了自己的計劃。

所以此時此刻的葉星煜是會配合他的。

“親愛的,我現在見到了白悠悠……怎麼辦?他對我有詛咒。”凌棲棠說著故意用挑釁的目光看白悠悠。

此刻的白悠悠手指已經攥緊了,幾乎掐進了肉裡。

他已經好久沒有聯繫到葉星煜,確切的說是他找過葉星煜,但是對方根本不願意見的。

他已經次一次地徘徊在冰冷的邊緣裡,怎樣都沒有辦法靠近他喜歡的人。

他早就已經快要瘋掉了。

所以現在再看到凌棲棠能打通葉星煜的電話,他心裡的妒忌之火更加的猛烈。

而那邊葉星煜溫柔地表示:“別怕,你身邊有我……

我絕對不會讓任何人有機會傷害你。我會一直一直的保護你!

這是我對你的承諾……明白嗎?”

“可萬一我沒有那個福氣呢。”凌棲棠哽咽著。

白悠悠看他快要哭了,心想果然小賤人還是害怕的。

可是下一秒葉星煜據說:“你不是總覺得我的福氣很重嗎?

我們結婚吧……我們兩個人領證之後,我可以把福氣分你一部分。

那麼不要說白悠悠黑悠悠了,誰來我都不會讓他們欺負到你的。”

原本還得益於自己已經打壓了凌棲棠的白悠悠,在聽到結婚這樣的話之後,徹底的崩潰了。

他怎麼都沒有想到,葉星煜竟然會說跟凌棲棠結婚。

他是真的不服氣啊。

明明更適合結婚的人是他,可是為什麼葉星煜要選擇凌棲棠呢?

這到底算是什麼呀?

“我可以祝福你們的!我不會祝福你們的!”白悠悠沒有忍住,對著手機低吼。

而那邊的葉星煜語氣瞬間就冷了下來,他沉聲道:

“白悠悠,我不管你是怎樣想的……我都不允許你在這裡挑釁傷害我的女朋友。

他以後會是我的妻子,會是我獨一無二的真愛。

你如果再傷害她的話,我不介意教你怎麼樣做人!”

聽到這種話,白悠悠更覺得委屈了,他想要搶走手機。

可是此刻的凌棲棠已經將手機拿在了手裡,然後故意裝出溫柔幸福的模樣,“葉星煜,謝謝你給我的支持!

那我們就準備結婚吧……我也不想把你讓給別人,特別是這些虎視眈眈的壞女人!”

說完,他還甜蜜地說了一句,“謝謝男朋友,我也愛你!”

這話對於白悠悠來說,簡直是天大的刺激。

他惡狠狠地看著凌棲棠掛斷了電話,然後憤怒地說:“你這種身份為什麼還要嫁給他?

你真的不知道你自己的身份。你是天生被詛咒的人!

不上他永遠永遠都配不上他!我不會支持你們了,我也不會再看著你們在一起了!”

“不想要讓我們在一起,首先要看看你自己有沒有這個能力。”凌棲棠也好似什麼都不怕了。

這樣就更加的刺激到白悠悠了。

他想要動手抓住凌棲棠的衣領,但是卻被凌棲棠的保鏢阻攔了。

凌棲棠用事先想好的語氣跟他說:

“你每次在調戲我之前應該先看看你自己的身份,你現在是怎樣的人,你有什麼資格這麼對我?”

“我也是千金大小姐!”白悠悠不甘心地喊著。

“白家現在還承認你嗎?顯然,他根本不承認!白悠悠,你如今是一個喪家之犬。

如果我是你,一定會低調地生活,而不是去挑戰別人。

何況門當戶對這一條,你就根本沒有辦法跟他達到平衡的。”

凌棲棠並不是一個尖酸刻薄的人,但是這一次,他把所有的尖酸全部用來刺激白悠悠。

他知道這樣說下去,白悠悠一定無法承受。

果然,接下來,白悠悠瘋狂地尖叫著,他幾乎要崩潰了。

“我不服氣,我根本不服氣!”白悠悠聲嘶力竭地嘶吼著。

他甚至撲過來想要對他動手。

無論他怎樣衝動,沒有辦法碰到凌棲棠。

因為凌棲棠的保鏢是很厲害的。

最後,白悠悠只能看到凌棲棠保鏢在自己面前離開。

而他自己都快氣死了。

他咬了咬牙,握著手機,看著裡面的錢,告訴自己:

“白悠悠,你真的不能這樣了!你繼續這樣,只會讓自己無比的痛苦!

我們必須要對這種人做出點什麼事了?否則最後怎麼辦呢。

我不想看著他跟葉星煜結婚。我絕對不虛,他們在我之前結婚。”

白悠悠想了想,他告告訴自己,現在不動手,以後就沒有機會了。

所以他撥通了一個電話,“對,是我。我想要你們來幫我,價格不是問題。”

於是白悠悠自以為是地安排了一場綁架。

凌棲棠跟凱瑟琳他們也就配合著他。

兩人是一起被白悠悠綁架的。

全程凌棲棠都沒有掙扎過。

至於白悠悠的那些人,他們其實也是好奇的。

“你說正常人,難道不應該害怕嗎?怎麼這兩位小姐也太冷靜了?”

“於是被人綁架的多早就習慣了吧,反正咱們不管拿錢辦事嘛。”

“一把掙50萬也不錯。”

“都打起精神來,白小姐很快就過來……這女人就交給白小姐來處理,咱們儘量不要招惹她們。”

凌棲棠聽到他們說白小姐,更加確定了這件事,白悠悠做的。

反正他們的目標也是要讓白悠悠曝光,所以沒有什麼害怕的。

漆黑無比的倉庫裡,凌棲棠跟凱瑟琳被綁在了裡面。

就聽到了高跟鞋的聲音。

咔嗒咔嗒,對方一步一步地走了過來。

然後趾高氣揚地說:

“凌棲棠。你不是還想要嫁給葉星煜?你說呀……你想要怎麼樣嫁給他呢?

你變成一塊破抹布,讓你配不上他好不好?”

白悠悠現在幾乎瘋狂了,覺得自己已經不乾淨,那麼也要讓別人跟自己一樣。

不對,是要讓凌棲棠比他還要慘。

“我得不到的東西,其他人也別想得到!”白悠悠惡狠狠地低吼著,“別是你,凌棲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