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喝冰紅茶 作品

第446章 模糊

集體歇斯底里。

吳劫和陳天在軍事理論課堂上就接觸過這個心理學概念,而且並不是空穴來風,這是真的有研究可以證明的,在高壓的精神狀態下,其實人的感官會變得遲鈍,很多時候你回過頭去記憶發現那個時候什麼都不記得,只有一些零碎的片段。

“我覺得應該是創傷性刺激了記憶。”吳劫說,“因為摔下懸崖後,幾個孩子和一個老師,無人問津的深山老林,所以他們的精神狀態已經堪憂了,別說是小孩子了,連成年人都不敢保證自己的精神狀態不會出問題。”

“是的,而且這種精神狀態下的回憶並不可靠。”陳天也深有同感,“在軍事理論課堂上,輔導員不就是提過這麼一個案例,一個戰鬥機的飛行員跌入了亞馬遜森林之中,飛機墜毀,物資全無,後來偶遇了文明一點的部落給他指路將他帶到安全的地方後,他的證詞和部落裡的人出現了矛盾。”

“那個案例啊,我也記得,就是那個飛行員說自己的飛機墜毀了,而且沒有食物,可是部落的人經過一番溝通後卻覺得很奇怪,因為飛行員是帶著一堆的食物跑到部落裡,跪在地上請求幫忙的,而且飛行員還說,自己跋山涉水,衣服都被扯爛了,可救援人員看到他時,他的飛行服根本就沒有多少損傷,只是一些小破洞,和他所謂的衣服被扯爛只能被迫穿草皮有很大的出入。”

“在經過治療後,就連飛行員自己都已經不記得了。”吳劫說,“後來他回憶道,自己的記憶可能真的和行為出現了偏差,可我的精神又不願意承認自己的偏差,所以對記憶進行了一部分的修改,有點像曼德拉效應,但應該更像是記憶的應激行為……飛行員覺得那是一段痛苦的回憶,所以大腦的保護機制起了作用,把一些零碎的記憶片段渲染的光怪陸離來保護自己的大腦。”

陳天點點頭,“我到現在都還記得老師說的最後一句話,世上很多人聲稱見過ufo,排除那些只是想走紅的後,真的人堅定不移地說自己遇到過,也許他們並不是真的看到了ufo,而是在路上碰到了什麼自己害怕的東西,比如有人在深林見過棕熊,因為太過於恐慌,把天空中的月亮照下來的光當成了是上帝降臨,所以所謂的ufo也許也只是因為遇到了什麼自己接受不了,或者是極度恐慌壓力非常大的情況下,把其他的東西當成了ufo,然後自己又因為大腦的保護機制把零碎的記憶當成了一切,大腦腦補出來的各種外星人,其實只是自己的保護機制在作祟。”

“這麼一說很有可能。”吳劫想了想,“其實我想,如果真的又一個村子在山裡面,而且與世隔絕,那麼四周不可能沒有記錄吧。”

“也就是說,源臨竹他們在深山裡,時間凍結,白霧升起,還有各種極端天氣的影響,他們的身心已經疲憊了,所以很多看似奇怪的東西其實並沒有發生。”

“還真有可能。”

兩人繼續往前走。

超凡者的腳程可不是小孩子能比的,他們翻越了群山,可感覺走錯路了,又重新回來走,一來二去時間太陽也快下山了。

不過這並非沒有收穫,吳劫在群山峻嶺之間,躍上了樹梢,眺望四周,果然,在一個山上看到了湖泊。

“那裡應該就是橘博說的,用來歇腳過一次的湖泊,據說源臨竹的超凡能力就是在那個時候覺醒的。”吳劫指著一個方向。

他們依然沒有迷路,手機上的時間也根本就沒有凍結,白霧沒有升起,天上的天氣清朗火燒雲很明亮,染紅了日輪。

兩人走上山,看到了那巨大的湖泊,水面碧綠,有一些漂浮物,還有一些漣漪,那不是水盪開的漣漪,而是水蜘蛛在水上吃著水上的微生物,吳劫直接扎入了水裡,水裡有些汙濁,藻類蕨類都在有,水下還有綠色的水草拉住了一堆東西。

“零食袋子?”

吳劫從水下撈上來的東西讓陳天多看了兩眼。

“應該就是他們到來的時候丟進去的垃圾袋。”陳天上下打量,裡面還有一個螺在塑料袋裡安家,陳天直接拔出來丟進水裡,“不管怎麼看,都是普通的零食袋子,不過,他們居然真的走到這裡了嗎?一天的時間就到了?”

“嗯……很奇怪。”吳劫皺著眉,“我們雖然走錯了很多路,但是如果假設他們沒有任何彎路,從大巴墜毀點越過溪流,然後到這個湖泊,居然只用了一個下午的時間……”

“等等……時間?”

陳天發現了所有人都弄錯了一個點。

“時間,出了問題。”陳天說,“我們現在是對時間的觀念沒有什麼問題,我們甚至能從時間和空間來說他們的腳程沒有那麼快,但是他們當時只是一幫小學生,他們對這些事情根本就沒有概念。”

“也就是說。”吳劫拍拍自己身上的水漬,“有人對時間和空間動了手腳。”

“是的,手機上的時間凍結並不是什麼難事,只要是個黑客基本都能夠做到,不就是讓裡面的時間系統暫停運作嗎,一個小病毒的事情。”陳天說,“可後面就比較難了,他們把時間隱藏起來,這讓一行人只能用自己的本能判斷流逝,可實際上,在那種所有人都精神狀態不正常的情況下,是不可能準確計算時間的。”

“陰雲密佈……”吳劫說,“我懂了,陰雲出現,就是為了遮蔽陽光,讓陽光無法成為幾人計時的工具,”

“白霧……白霧可能是一個關鍵線索。”陳天說,“剛剛說的手機上的時間,還有陰雲密佈,都是為了模糊時間的概念,那麼白霧應該就是為了模糊空間的概念。”

“哦,我懂了!白霧很淡,但是又不能不注意到,這種漂浮在四周,注意力會被分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