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寵小奶包我是全皇朝最橫的崽 作品

第1510章 慕繁不見了

女人將信將疑,“那你能不能告訴我,為啥他一碰我,我就暈了呢,而且那感覺,我說不出來。”

傅啾啾笑了笑,“因為你身上發生的那些奇怪的事兒,都跟他有關係。”

“啥關係?我也沒見過他啊!”女人問道。

“母……娘,她身上有慕繁的什麼呀?”唐鸞也好奇地問道。

傅啾啾淡淡一笑,“這個你們就不用知道了。”

她不想洩露太多的秘密,然後她轉頭看向女人,“你只需要知道,我能夠幫你就行了,我們不是壞人,真是壞人,就直接要了你的命了。”

女人嚇得縮了下脖子,“那……那我就信你?”

“你只能信我!”傅啾啾道。

女人聳了下肩幫,“反正我也無兒無女,了無牽掛,就賭一把吧,瞧著你們也不像壞人,更不會賴掉我那點兒錢的對吧。”

傅啾啾笑著點頭,不過她還真是不知道要怎麼能夠把屬於慕繁的靈魄從女人的身體裡面取出來。

半夜,傅啾啾聽到了隔壁的動靜,是那種桌椅被撞擊後發出的刺耳聲音。

她猛地驚醒,唐羨也在同一時間醒來。

夫妻二人沒有說話,默契的穿衣下床趕到了隔壁。

門是反鎖著的,不過完全架不住唐羨踹一腳。

屋內漆黑,女人披頭散髮的在地上打滾,像是魔怔了一般,嘴裡喊著,“熱,熱死我了,疼,啊!”

傅啾啾碰了她一下,發現她身體的溫度正常,甚至因為穿著單薄的衣服,還有些微涼,根本就不熱,可是女人嘴裡卻一直喊著熱。

她猜測著一定是玄遊碎裂的靈魄殘存的意識影響的。

“去叫慕繁來!”傅啾啾道。

唐羨點頭,很快慕繁就被唐羨抱了過來,慕繁還迷迷糊糊,沒有睡醒。

但是他的脾氣很好,揉著眼睛,朦朦朧朧地看到傅啾啾,還憨憨地喊了一句,“乾孃!”

“乖,慕繁,你下來,碰她一下。”傅啾啾道。

她也不知道方法,只是想著,靈魄此時意識肯定是最強的,佔據了女人的身體,所以靈魄應該會在碰觸到慕繁的時候聚攏過來。

慕繁搖頭,“乾孃,我一碰她,她就暈。”

“不要緊,有乾孃在,她暈了,我也會讓她醒來,而且你看她很痛苦。”傅啾啾知道慕繁是個好孩子,不想傷害別人。

慕繁咬著唇,遲遲不過來。

“慕繁,乾孃的話你也不信嗎?”傅啾啾沒有著急,也不再催促,她不想讓孩子有牴觸的心裡。

慕繁搖搖頭,“我聽,乾孃對我好。”

傅啾啾綻放了笑容,“相信乾孃,她先很痛苦,如果她真的暈過去了,對她來說也是好事兒。”

“所以,我是在幫她?”

“沒錯。”

知道自己是在幫人,慕繁的神情就放鬆了很多,“她怎麼了?”

“等會兒乾孃再跟你說。”

慕繁應了一聲,走到女人身邊,然後顫抖著手碰了她一下,女人真的暈了過去,而慕繁也暈了過去。

傅啾啾趕緊去看兩個人的脈搏,都很平穩,如同睡著了一般。

“這是……成了?”唐羨問道。

而此時唐皓景和唐皓潤也起身了,剛剛那麼大的動靜,他們也不放心的過來看看。

“母后,他們怎麼了?”

“沒什麼。”傅啾啾道,“你們先抱繁兒回去睡覺吧。”

兄弟兩個扶著慕繁離開。

小傢伙還是讓他多睡一會兒的好。

至於面前的女人,傅啾啾有些話想要問她,便再度用醒神丸喚醒了她。

女人先是發出了一聲痛呼,然後才睜開眼睛,她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抱著傅啾啾的胳膊,“夫人,您快救救我吧,我再也不想經歷一次了,真是太痛苦了。”

傅啾啾點了點頭,“剛剛……你又看到了什麼?”

“火,漫天的火,我都被燒著了,我的頭像是要炸開似的,我熱,我都聞到糊味了,我不要成仙了,還是當人吧。”

傅啾啾輕笑了一聲,“沒錯,成仙未必好。”

女人忙不迭的點頭,“夫人,您快施法救救我吧。”

“施法?”傅啾啾笑了,“我可不會施法,不過,也許你的情況已經好了?”

“好了?”女人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真的好了?咋沒有感覺呢?”

“我只是說也許,先看看,你還會不會發作吧,若是不發作,那就說明我的法子有效。”

“您……用什麼法子了?”女人好奇地問道。

傅啾啾勾了勾唇,“這你就不用管了,時候不早了,睡吧。”

眼下,她更想知道慕繁的情況,不過她忍著還是等到天亮。

“娘……娘,不好了,慕繁不見了!”唐皓瑞和慕繁一個房間,他一睜開眼睛,就發現慕繁不見了。

傅啾啾趕緊起身,“什麼?”

“這怎麼可能?”

附近有暗衛在,慕繁離開他們不可能發現不了的。

唐鸞也被吵醒了,一睜開眼睛,發現慕繁正趴在自己床邊,“三哥,慕繁在這兒呢!”

唐鸞推了推慕繁,“你怎麼跑到我屋子裡來了?”

唐鸞倒是沒生氣,“作噩夢了嗎?膽子這麼小可怎麼辦?”

“鸞兒!”慕繁睜開眼睛,激動地喊道。

唐鸞還有些迷糊,她笑了下,“好了好了,我保護你,別怕。”

“鸞兒,鸞兒……鸞兒!”

唐鸞眯著眼睛,笑呵呵地,“在,我在呢,你這傢伙怎麼了啊?你是男孩子,我是女孩子,不可以來我屋子裡睡覺的,不是跟你說過了嗎?”

然而,唐鸞發現慕繁的眼神有些怪異,可惜她說不上來哪裡不對,“你怎麼這麼看著我啊?放心吧,我會跟我娘說,是我讓你來陪我的。”

慕繁搖搖頭,“鸞兒,我好想你。”

唐鸞笑了一聲,“想我什麼?天天見面還想我,慕繁,你有點奇怪啊,你怎麼了?是不是二哥給你吃錯藥了?”

“二哥,你怎麼也欺負慕繁了,討厭!”唐鸞氣呼呼地噘嘴,然後摸了摸慕繁的頭,“別哭,別哭,我二哥最好了,肯定不是故意的。”

“慕繁,你怎麼跑這兒來了?”傅啾啾推門而入,然後看著此刻的慕繁,整個人都怔了下。

那眼神……如此熟悉!

新的一年,祝大家身體健康,順順利利,心想事成,暴富暴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