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被父親懟

“哥,你離京這麼久是做什麼去了啊?不是簡單地去地方上個壬這麼簡單吧?”

蘇梔言站在書案前,隨手拿起一本書玩兒著。

“什麼時候關心起這些來了?”

蘇重言關好暗格看向她。

“我不是關心這些事,我是關心你,你堂堂督察院左督使,去當一個地方縣令,肯定有事兒。”她說。

蘇重言看著她的眼神多了幾分驚訝,“行啊,會想事情了,沒什麼事,就是我想下去地方看看,歷練歷練才同皇上提的。”

“真的?”她狐疑地問著。

雖說上一世,她記得她哥回京後雖然看起來沒那麼開心,但確實沒什麼事情發生。

但是,這一世,她總覺得不對勁,哥哥與謝司珩的關係基本就差拜把子了,哥哥去地方做縣令,而謝司珩卻經常出入哥哥的書房,這其中一定有什麼她不知道的。

“阿言,哥哥一路風塵僕僕地趕回來的。”蘇重言看著並沒有打算走的妹妹提醒她。

“嗯,我知道啊,我讓桃枝去準備糕點了。”她說著。

他捏了捏額頭,“哥哥想洗個澡,換身衣服。”

“……哦,那我明日再來找你,哥哥你趕緊沐浴休息,一會兒飯廳見。”

說完,她揮了揮手就朝著書房外面跑去。

看到她離開的背影,蘇重言寵溺地笑著搖頭。

隨後,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身後的暗格。

事情查到京城這條線就斷了,看來,還是要跟子淵好好商討一下接下去的打算了。

傍晚,用晚膳的時間。

蘇梔言一改往日的拖沓,早早地就在飯廳裡等著了。

蘇父蘇母看到她安安穩穩地坐在位子上,都驚了一瞬間,隨後便知道是為什麼了。

阿言在家裡,最怕哥哥,但跟哥哥感情也是最好的。

“哎喲,太陽打西邊兒出來了,今日用晚膳,這麼早就能看到阿言。”蘇父打趣著她。

“父親,民以食為天嘛,再說,怎麼能讓父母兄長等我呢。”蘇梔言說得一套一套的,自我感覺這幾天書也沒白看。

果然,蘇父聽完哈哈大笑,“哎喲,我們家阿言還知道民以食為天啊?阿言不是荷花酥為先嗎?”

“爹……”蘇梔言皺起了眉嘟起了嘴,自從小時候她不聽父親的話開始,她爹感覺就像是放飛了自我一般,有事兒沒事懟她兩句,她都懷疑,自己嘴不饒人,或許是遺傳。

“好了,你別埋汰她了,好不容易說一兩句好話,你非得這麼拆她的臺。”蘇母在後面嗔怪著自家丈夫。

蘇梔言看向母親的神色愣了愣,母親這話……確定是在幫她嗎?

蘇重言換了一身衣袍,天青色錦繡長袍,與剛回來的時候的一身棉質玄袍完全不一樣。

這會兒的樣子似乎才更符合他此時此地的身份。

“爹,娘。”

他恭敬地喊著,隨後沒有一個多餘動作地在蘇梔言身邊坐下。

蘇梔言從看見蘇重言開始,一雙眼便笑得彎彎的,“哥,吃菜。”

替他夾著菜。

蘇父朝天笑了一聲,“這麼殷勤,怕你哥一回來就教訓你嗎?”

“爹……食不言。”蘇梔言真的覺得,爹,我真謝謝你。

“你這還一句一句地往外蹦了,看書了?”這回蘇父是真的沒有再調侃他這乖女兒。

蘇梔言捂著自己的胸口,低頭吃著碗裡的飯,不能再說了,她真的要被她爹氣得暈過去了。

“闖什麼禍了?”蘇重言看向她。

她連忙擺手,“沒有,哥你別聽爹亂說。”

蘇重言笑了笑,“那就好好吃飯。”

一頓飯,在蘇父時不時地說出一句讓蘇梔言汗流浹背的話來。

她想藏的是一句也沒藏成,包括落了水與周延知的事。

飯吃到一半,蘇梔言便藉口吃飽了,要回去看書為由早早地就跑了。

倒是飯桌上的三個人被她的一句要去看書驚得一愣一愣的。

“她看什麼書?”蘇父問著妻子。

“許是些話本子吧……”蘇母回答。

第二日午時剛過,用完午膳的蘇梔言跟在蘇重言的身後。

“哥,我去你的書房拿幾本書看看唄。”她說。

蘇重言看了一眼身邊的她,“看來哥哥不在的日子裡,你真的變了很多。”

“我只是覺得,咱們蘇家若真出個白丁,爹這太傅的位子怕是坐著會讓人說閒話。”她悠閒地揮動雙臂,蹦蹦跳跳地走在院子裡。

蘇重言怎麼可能信她,不過覺得既然她想看書,那也是好的。

“我給你找幾本看看。”他說。

“好。”

兩人來到書房,蘇重言找了詩經和尚書,蘇梔言看著哥哥替她找的書,知道他沒給自己找閒書已經很看得起她了。

但是……

“哥,這兩本我看過了,有沒有什麼能補腦子的書?”她嚥了咽口水,眨了眨眼睛看著他。

蘇重言被她逗笑了,“補腦子的書?”

“嗯。”她點著頭。

“那就看看周易跟論語?”他看著她。

見她點了點頭,“先看看。”

“看不懂來問我。”他邊說邊在書架上拿著書。

蘇梔言接過書。

“我要出去一下,你若是要再待一會兒,出去的時候記得帶門。”

“你要去哪兒?”

“我要去一趟寄浮生。”

“能帶我一起去嗎?”她抱著書一臉期待。

“哥,寄浮生的錦羅姑娘彈的曲子聽說很好聽,但是很難約到包廂……”

“我去談正事。”他說。

“我保證不會打擾到你的,你們談你們的,我去大廳聽曲子,就這麼定了,我去換衣裳。”

說完,她不等哥哥的反應,直接就朝著書房外面跑去。

等蘇重言再次見到她的時候,她已經是一身男裝了。

每次蘇梔言跟著蘇重言一起出門都會換上男裝,不為別的,只為方便和不引人注目。

馬車上,蘇梔言看著車窗外,一路的繁華過後,是京中第一大湖,月心湖上的一艘三層高的畫舫。

蘇重言,蘇梔言,還有蘇重言的護衛容北,前後上了這艘畫舫。

“時風?”蘇梔言看到了候在外面的人。

“哥,你該不會是……約了王爺吧?”她怯生生地問著。

是啊,她哥一回來,約的人,除了謝司珩還能是誰,她腦子裡想著,她現在回去還來得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