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魚蝦 作品

第216章 這麼快就勾搭上其他人了?

周永安穿著黑色短袖,臉上戴著一副墨鏡,從政府代表的身後走出來。

半年不見,他好像哪裡不太一樣了,哪兒呢,他的髮型變了,剪的更短,更加利落。

他從前幾乎都穿襯衣,但現在他穿著短袖,棉質布料貼合在胸膛,胸肌線隱約可見。

他伸手接過話筒,單手憑欄俯瞰,掃視著底下的人群。

然後,突然定了一下,又迅速移開了目光。

他站直身子,摘下墨鏡,微笑著和底下眾人打招呼:“大家好,歡迎你們來到中國·黎城,我是周永安。”

Louise詢問kev樓上的人什麼身份,kev實話實說,將周永安的身家背景介紹了一番。

Louise看著李清文:“所以你們銀行的president是他的父親?”

李清文直覺不好,但還是點了點頭。

周永安已經在介紹他華雲投行的前世今生和歷史成績,形式和前段時間趙晴在生日會上的做法如出一轍。

他既然能搞第二次,那就說明上一次的效果很令人滿意。

從未想過有一天,周永安也會跟華宇搶客戶,雖然私募基金只是他公司裡很小的一部分,他的大部分精力還是操持在投資渠道和策略上。

Louise逐漸往前走去,每靠近一步周永安,kev和李清文的心就碎一點兒。

李清文不用多說,kev生氣的是自己跟Louise已經交流了一個多月,他也是做投行的,和周永安一樣做的高風險投資生意,Louise怎麼能這個時候表現出對華雲投行感興趣?

不是說了只想做點兒穩健投資嗎?

周永安的介紹還在繼續,kev觀察著在場的人,哪些在認真聽,哪些是完全沒有興趣的,他也好更精準地乘火打劫。

李清文扭頭看向kev:“Louise剛剛明明答應了要買華宇的理財產品,現在聽得這麼專注是怎麼回事,你不是說他對私募基金完全沒興趣嗎?”

kev彷彿受了氣,咬牙切齒道:“這老外的嘴騙人的鬼,我也想問問他為什麼欺騙我的感情。”

這一個多月算是白交流了,聽他剛才在確認周永安的背景,多半是已經對華雲投行感興趣。

李清文也像只熱鍋上的螞蟻,焦急不安,剛才她已經明確聽Louise說準備投資四千萬,如果這樣一筆錢能確認流進華宇,華宇的存款指標一下子能拔好幾個臺階。

“Louise興趣愛好是什麼?”李清文抿了口酒問道。

kev瞭解地一清二楚:“就是個吃貨,你看他那一身膘就知道。”

“除了吃呢?”

“他興趣廣泛的很,像個沒見過世面的小孩,對我們的傳統文化都感興趣,比如京劇戲曲,廣場舞,茶藝文化,中醫穴位,琴棋書畫,你只要要跟他扯上一點,他就會去表現出濃厚的興趣。”

然後拉著你說上三天兩夜。

李清文:“你跟他講過象棋沒有?”

kev搖頭,同時奉勸道:“我不建議你再從興趣著手,他是釣魚高手,等了解完你所知道的一切,他就拍拍手走人了。”

對kev來說,熱臉貼冷屁股一個月,可真是一次刻骨銘心的教訓。

李清文還是不想放棄,在Louise沒有對周永安感興趣之前,她或許應該阻止他繼續聽下去。

於是,她上前走到Louise身旁,輕輕問他:“我聽說您在法國開酒莊的,能不能請Louise先生講一講你們酒莊的生產工藝流程?”

Louise瞥一眼樓上人,再扭頭看一眼李清文:“讓我先聽聽他在說什麼,酒莊的事兒我們待會兒再講。”

Louise已經鬼迷心竅。

李清文再次不服地抬眸,看向二樓正在高談闊論的男人。

作為一名男性,他矜貴帥痞,款款身型已經讓人移不開目光,他的語言表達又細膩精準,聲音富有磁性和極強的感染力。

他又是本次活動的主辦方,出手闊綽。試問,在場的誰會不想跟這樣一個財貌雙全的富人打交道。

只是在李清文這兒,他的突然出現更像個強盜,把本該是自己的資源全數給搶奪一空。

遠遠地目光交接,周永安的視線都會輕易地移開,是心虛嗎?

李清文收回目光,落在kev身上:“你聽得這麼認真,也是感興趣嗎?”

kev面沉道:“我總要知道自己輸在哪裡。”

李清文不再管他,她現在只能捨棄Louise,去跟那些對周永安的內容不感興趣的人交談。

周永安的演講結束後,他的助手就開始在場內分發了他的名片,同時他也從二樓下來到一樓,加入了舞會。

他的周身總是圍著一群人,他們想對周永安有更多的瞭解,周永安都一一回答,不論什麼天馬行空的問題,表現出耐心和熱情,姿態大方得體。

李清文豔羨地看著周永安的方向,手裡端著的香檳飲起來居然有幾分苦澀。

一個晚會下來,她只發出去幾張名片。她很清楚,外國友人對在本國投資並非牴觸,只是完全沒有這個概念。

一旦打開他們的思維,跟他們所在國家的存款利率做對比,離真正切入也就不遠了。

但今天這個歡迎會的主角是周永安,毫無疑問,有政府官員做陪,有華宇銀行做後盾,沒有人會覺得他是個騙子。

他已經搶走全部風頭。

kev興致缺缺:“走吧,我送你回去。”

李清文不再久留,放下酒杯隨kev出來船艙,離開甲板,走在碼頭的石階上。

兩個人都有些鬱火,於是半路又去了一家清吧覆盤今天的事情。

kev認為自己沒有提前瞭解到主辦方的幕後資金來源是他的失誤。

李清文覺得自己到今天才知道周永安已經回來黎城,是存在信息滯後的。

做他們這一行,信息差顯得尤其重要。

兩個鬱悶寡歡的人,不知不知覺又多喝了幾杯。

回到幾月府已經深更半夜,李清文從車上下來,摸著昏沉的腦袋走到門口。

門口的走廊亮著昏黃的燈,燈光下,一道漆黑的身影單腳立靠在她家門口。

他的手指捏著香菸,眼神看不出任何情緒:“這麼快就勾搭上其他人了?”

李清文頓了一步,走近按下密碼。

然後“啪”地一聲摔上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