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海隅夷 作品

第六十章 泰山的傳說

那長老慢條斯理的說道:“我的先人世代做那巫師,這個也是聽先人說的,只這視肉,只有在我們西邊的大澤之中才有,而且不容易找到,因為那視肉喜歡藏在那水澤豐美之處,飲食那潔淨之水,但是往往深不見底,難以獲得。“

說完,風聽了,沒有在意這些困難,只是對鬱說到:“我們明天就去找那視肉。“

長老聽了,吃了一驚,好像對他說的困難毫不計較,隨口說了一句:“希望你們能夠找到。“

叔槐說道:“風,你們要小心,那大澤廣闊無際,自從我出生以來,就是我們西邊的一道屏障,沒人能跨過那個大澤,裡面不知有多遼闊,更不知有什麼野獸怪物。“

風聽了,有些擔心,說道:“奇怪,你們從未到那大澤之中打獵過?“

叔槐說到:“那大澤的故事說來很長,只是我先民曾在那大澤之中生活,而不知是何原因,忽然有一日,大水從那四面而來,先民四散逃避,有的逃到那西邊大山,我們的祖先就來到這青丘之上,而先民之前的住處則淹沒在大澤之下,一直到現在,所以我們族人不敢在那大澤中打獵,怕打擾先人的魂魄,對先人的不敬。“

風談道:“原來是這樣,那我們去找那視肉,會不會也多少有些不敬。“

族長答道:“你們畢竟是其他部落的,不會有這一種避諱,你不用擔心。“

鬱這時問道:“就是說那大澤西面還有你們的部落了?“

叔槐說道:“我們也不知了,自從那大澤淹沒了先民的家園,我們就再也沒有跨過那大澤而到西邊去,只是那西邊的大山,是一座神山。“

風聽著更奇了,問道:“神山?為何叫神山?“

叔槐說:“我也只是知道是神山罷了,其他還得問問他們。“然後目光轉向那些長老們。

那幾位長老心領神會,有一位馬上清清嗓子,說道:“我來說吧,那神山我們叫做泰山,是那上古無盡之時,我先民所生所處,不知離現在有多久遠了,我先民之祖皆埋葬在那裡,那泰山廣大雄壯,傳說山頂有神人,可以上下天地。“

風聽了,說道:“有如此大山?我出生那無皋山也廣大無極,只是我部落並不是從那裡出生,只這泰山似乎也是我部族先祖之葬地。“

那族長問道:“你們部族是何時到達那無皋山下的?“

風說道:“我也不知,只是聽母親說過,我部族是在那大海入侵之時,逃散離開了部落,然後一直向北,就慢慢來到了無皋山下。“

族長說道:“你說那大海入侵,就是那大澤之大水,那時候我們部落四處星布,並不在那泰山之中,大水來之時,我們部落只能向東逃散,你們部落的祖先就向北逃散,所以這樣,過去了這麼長時間。“

風和鬱聽了,夢一驚醒,原來是這樣,說道:“看來那裡埋葬的是我們共同的祖先。“

叔槐說道:“我們族人都相信,人死世之後,靈魂會回到那泰山之中,回到那先祖生活過的地方。“

風驚呀叔槐所說的,不敢相信。

族長點點頭,表示叔槐說的是對的。

風說道:“也許大澤西邊,泰山之下,還有那我同族之人,也不可知,你們說呢?“

那其他人聽他這麼說,也驚異萬分。

叔槐說道:“只是這大澤一片汪洋,從來沒有人過去,也沒有人過來。“

風說道:“只是我們沒有時間,如果有時間可以到那大澤西邊看看,不過我們現在最重要的是回到自己的部落中了。“

說完,族長見長老們也累了,就叫大家散去了,風和鬱則準備著去那大澤之中

第二天,鬱一大早就來找風,叔槐見鬱來了,就叫風出來,風帶上一些裝備,看到鬱,就說,我們走吧,叔槐忙拉著風說:“別急,你們要小心謹慎,那大澤很久沒有人去過了,不知有什麼猛獸豺狼,你們要小心。“

風對她說:“放心吧,我們都是最好的獵人,什麼樣的山澤沒有見過,你別擔心。“

說完就朝著正西方而去。

他們翻過那青丘,後有一小山,站在山頂上,他們西望,果然是一片白茫茫的皋澤,草木叢生,遠遠的不能見盡頭,風對鬱說道:“今天我們的目的是找到那視肉,沒有別的,注意安全。“鬱點點頭。

二人下山,向前走去,不一會就到了大澤邊上,遠遠望去,左右都沒有邊際,前方的路,更是被那高高的蘆葦所遮蔽,風低頭看看腳下,看到許多幹枯的茅草、與裸露而裂開的黃土,而且四周的蘆葦似乎也都枯萎而死了。

風詫異,對鬱說到:“你發現沒有,有什麼異樣的地方。“

鬱看到這景象,也感到震驚,又有些熟悉,馬上夢醒,說到:“這裡與我們無皋山下那大澤好像出現一樣的情況。“

風震驚之餘,點頭回應鬱的話,確實,這裡發生的事情,與那無皋山下的大澤一樣。

風說道:“這裡的水位也在下降,你看那裸露的泥土和死掉的水草。“

鬱說道:“沒想到我們那裡發生的一切,傳到了這裡,如何這樣乾旱?是因為天氣變冷了麼?“

鬱問道:“不知我們部落那大澤現在如何?會不會水更少了,如果是這樣,那族人會不會有找不到魚的時候。“

風聽了,也很擔憂,看到這裡的大澤的變化,對自己的族人就更加擔心了。

風所道:“我們先找視肉要緊,這樣才能儘快回去。“

鬱問:“我們從何找起?那大澤能進入麼?“

風說道:“應該可以,天氣寒冷乾燥,這水變少了,看來我們今天能夠到這大澤中一看究竟了。“

二人在那大澤邊上行走,想找一塊露出水面的土地,進入大澤之中。有時二人直接進入那大澤中,涉水而行,因為如今這大澤已經很淺了,他們的行進比想象中的要輕鬆,一會他們就在前面看到一個像河梁一般土橋,深入到那大澤之中,那大澤之中還有很多土丘,連綿延伸,不知其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