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5章 意外的來信

翻譯社,杜鵑來接趙燦。

趙燦揹著一個大包,站在董剛的辦公桌前,“你好好工作,我忙活完就回來了哈。”

董剛“嗯”了一聲,頓了頓,又補充道:“路上注意安全。”

“別老咋咋呼呼的!”

趙燦咧嘴一笑,抬手拍了拍董剛的肩膀,“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不用擔心。”

“我可是去工作的。”

一旁,許晚晚唇角含笑,贊同的道:‘對!趙燦說的對,這一單,你可一定得幹好。”

傅序言手插在褲子口袋裡,催促道:“行了!快去吧,人家等著呢,不要磨蹭,快去快回。”

“知道了,知道了。”

“我走了!”

趙燦嘴裡嘟囔,收回落在董剛肩膀上的手,走到杜鵑身邊,兩人一起往外面走。

許晚晚、董剛、裴詩幾人跟了上去,送他們出了翻譯社的大門。

“趙同志,你跟對象感情可真好!”

杜鵑掃了一眼董剛,笑著打趣趙燦。

趙燦臉蛋一紅,“不是要趕火車,我們快點走吧!”

董剛站在門口,也聽到了杜鵑的話,抬手摸了摸鼻子,趙燦來翻譯社這麼長久,這還是第一次跑外地的單子,他心裡難免有些不放心。

送走了趙燦跟杜鵑,許晚晚跟董剛他們才折回翻譯社裡。

傅序言已經上樓繼續去忙了。

“書!我看完了。”

許晚晚上了樓,看了一眼對面的傅序言,將傅序言借給自己的書拿了過去。

傅序言有些驚訝,“這才幾天,就看完了?”

許晚晚點頭,“對!”

“很有收穫,謝謝。”

她看書很快,而且有做筆記,算是認真看了過去。

“演講的事準備的怎麼樣了?”

傅序言往後靠了靠,眸中帶笑,慢條斯理的問道。

“差不多了!”

許晚晚笑道,“稿子寫好了,還需要再改一改,潤色一些,就可以了。”

傅序言頷首,緩聲道:“行,要是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隨時開口,不用客氣。”婷閱小說網

“好!有需要我會說的。”

許晚晚的話音剛落,樓梯上就傳來聲響,兩人同時看了過去。

董剛手裡拿著一封信上來了,“許姐,有你的信!”

“我的信?”

許晚晚有些詫異,還有人給自己寫信?倒是讓人有些意外,平時也就許海喬會給她寫信,不過信都是寄在家屬大院的,不會寄到翻譯社來。

“對,是給你的。”

董剛將信遞給了許晚晚。

許晚晚當即就“刺啦”一下,撕開了信封。

二十塊錢輕飄飄的從裡面溜了出來,落在了地板上,董剛彎腰撿了起來,見許晚晚在看信的內容,便拿著錢站在旁邊。

看著信,許晚晚臉上浮現出淺淺的笑意。

傅序言,董剛看著她的表情,心裡有些好奇,但又怕是許晚晚私人的信件,沒好多問。

看完信後許晚晚將信紙塞回了信封裡,董剛立馬將二十塊錢遞給了她。

許晚晚接了過去,將錢轉手放在了傅序言的辦公桌上。

“錢是之前半夜來我們翻譯社偷東西的我家親戚寄來的。”

她笑眯眯的道:“說是先還二十,剩下的一百八會後面再寄來。”

事情都過去挺長一段時間了,沒想到王強才寄錢來,而且還只有二十,不過——他能老老實實的寄來,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這二十雖不多,但也是他的一種態度。

傅序言瞥了那二十塊錢一眼,淡淡的道:“算了吧!”

翻譯社也不缺那兩百,更不缺這二十。

許晚晚搖了搖頭,“那不行!這是給咱們翻譯社的賠償,一碼歸一碼,得記到賬上。”

“行吧!那就記賬上,回頭咱們翻譯社的人集體出去吃飯,就用這些錢。”

傅序言見許晚晚堅持,便將二十塊錢拿了過去,放進了辦公桌的抽屜裡。

見沒什麼事了,董剛轉身下樓去了。

許晚晚也回了自己的辦公桌。

下班後,許晚晚去了一趟王娟、裴恩成那邊。

王娟一聽王強寄了二十塊錢過來,很是高興。

“希望他這次能長長記性,以後別再那麼不著調了。”

“我都不敢相信他能去飯館端盤子刷碗,能去給人打掃茅坑。”

要是換做以前,王強根本不可能去做這些事情的。

裴恩成也在一旁道:“是啊!能去幹這些,他也不是不能吃苦嘛,之前就是沒逼急了,幹不了苦活。”

“這次的教訓總能讓他有所收穫。”

許晚晚在一旁面帶微笑,溫聲道:“希望能收到舅舅的第二封信,第二筆錢,不要讓我們失望才好。”

王娟語氣篤定:“會的。”

“他這次是下了狠心了。”

聊了一會兒,王娟道:“晚晚,晚上吃完了晚飯再回去吧!我買了雞,還在鍋裡燉著呢,待會兒你吃完了,帶一些給裴硯回去。”

許晚晚想了想,點頭,“好!”

有一陣子沒陪著他們吃飯了,今天就在這兒吃吧。

王娟、裴恩成很高興,王娟當即起身,“我去多做幾道菜,老頭子,你去把幾個飯盒都洗一下,待會兒給裴硯帶飯。”

“好!”

裴恩成去洗飯盒了。

許晚晚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沒多一會兒,樓上傳了小珠、小恆歡快的說話聲。

方圓圓帶著兩個下來了。

“媽媽,你來啦!”

小珠、小恆一看到許晚晚,就噔噔噔跑下樓梯,衝到了許晚晚的面前。

許晚晚抱了抱兩個孩子,然後看向滿臉笑容的方圓圓。

“晚晚,我要回去了!明天早上再來。”

方圓圓笑著說。

“不吃了飯再走嗎?”許晚晚看了一眼廚房,溫聲詢問。

“不了!不了!”

方圓圓連忙拒絕,揚聲衝廚房裡的王娟,裴恩成打了個招呼,就朝著外面走去。

許晚晚帶著小珠、小恆送她到大院門口。

方圓圓騎著一輛自行車離開了。

“媽媽,今晚我們能去看爸爸嗎?”

小恆仰著小臉,認真的問許晚晚,“我想爸爸了。”

小珠也連忙附和,“我也是,我也想爸爸啦!”

見他們都想回去,許晚晚點頭答應,“可以!那吃完飯了,我們就回去。”

兩個孩子高興的都蹦了起來。

“好耶!看爸爸,回去看爸爸。”

有的人死了,但沒有完全死……

無盡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