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8章 惡魔的獠牙

一頓飯,並沒有溫暖想象的那麼侷促。

謝聿川和賀淙聊謝氏的法務,聊賀淙從前經手過的經典大案。

再提起顧明珠,溫暖頓時也有了開口的機會。

不說話的時候,溫暖就靜靜地吃菜。

不得不說,她離開一年,謝氏其他方面的變化未可知,餐廳的菜倒是比從前更好吃了。

也怪不得那麼多高校畢業生做夢都想進謝氏。

而她,當初也是其中之一。

“想什麼呢?”

碗裡被投餵了一個紅燒獅子頭,溫暖下意識抬眼,就見賀淙已經走了。

她一直覬覦的紅燒獅子頭,礙於形象沒好意思夾,這會兒終於可以吃了。

溫暖小口吃著,回頭看向謝聿川,“當初在帝大,我要是沒往謝氏投簡歷呢?”

謝聿川說,人力部去帝大招生是每年畢業季的常規操作。

而那一年是帶著任務去的,要把外語系的尖子生招進來。

所有人都以為公司要招聘最好的,外語系的尖子生只是這次校招的重點。

可謝聿川從一開始就是衝著她去的。

依舊是蓄謀已久。

“不投?那那麼多校招的公司,你總有意向的吧?再或者,都沒有,你要自己找。暖暖……”

謝聿川笑,“你的簡歷只要一出現在網上,我就會通知人事部給你打電話,邀請你來面試。如果你還不來,那麼,你去的那家公司,很快會成為謝氏的分公司。”

問之前就已經猜到了會是這樣的答案,溫暖一臉好笑,“那如果是陸氏、顧氏那樣的大公司呢?”

謝聿川嘆了口氣,“這是當初我唯一擔心過的。不過,你真要是去了其他大公司,我不過也就是多費點兒心而已。”

“暖暖,你是我的志在必得,我不會放手的!”

謝聿川伸手捏了捏溫暖的耳垂。

溫暖一臉不信,輕聲嘀咕,“可我看你辭職申請書批的挺痛快的啊!”

“……”

謝聿川失笑,“不然呢?你一心要走,我執意強留,到最後,玉碎瓦也碎,你反正是沒良心的,遭罪的不還是我?”

想問你怎麼遭罪了?

可想到他一路追去夏威夷,她才能從那幾個壞人手裡脫險。

溫暖咬了口獅子頭沒作聲。

一頓飯吃了將近一個小時,來的時候剛下班,餐廳裡烏泱泱都是人。

走的時候正是用餐高峰期,更是人滿為患。

被謝聿川牽著手,人群自動自發閃開一條道,溫暖不敢到處亂看,可眼角餘光處,幾乎所有人都在行注目禮。

溫暖很懷疑有一部分人是原本沒打算來吃飯,被吃瓜群眾叫來看八卦的。

果然,兩人走出餐廳的瞬間,身後的喧譁聲轟的揚了起來。

電梯門關上,溫暖低低呼了口氣。

謝聿川聽到,滿眼好笑,“怎麼現在膽子這麼小了?”

秘書處那三年的溫暖,在謝氏算是新人,別說是高峰期來餐廳吃飯,就是被造謠她是靠臉才被提拔進秘書處的風口浪尖,她也沒在怕的。

頂著那張絕色傾城的清冷掛女神臉,天不怕地不怕,走路都帶風。

可如今,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的她,居然會緊張到手心冒汗?

溫暖眨眨眼。

對啊,她在緊張心虛什麼?

輕呼一口氣,溫暖腰背挺直。

電梯門打開,溫暖雄赳赳氣昂昂的走向盡頭的總裁辦公室。

頻頻有人打招呼問“夫人好”,溫暖勾勾唇,回一句“你好”。

看著溫暖情不自禁加快的腳步,身後,謝聿川眸光好笑。

一整個下午,溫暖見證了謝聿川的忙碌。

不是去會議室開跨部門視頻會議,就是這個總監過來彙報工作,那個總監提交了新的項目企劃書。

隔著一道門,男人不怒自威的冷沉話語彷彿最好的白噪音,溫暖還握著手機跟陸雲歌說話,就那麼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再醒來,伸手不見五指。

以為她睡著的時候謝聿川幫她關了燈和窗簾,溫暖翻身點了下觸控屏。

窗簾徐徐拉開,窗外的月光伴隨著璀璨的城市燈火映進落地窗,後知後覺她就這麼一覺睡到了晚上。

溫暖:……

“醒了?”

有懷抱從背後擁過來,溫暖轉身,就見謝聿川也剛剛睜開眼。

似是壓根沒打算睡,男人連鞋都沒換。

白襯衣黑西褲,就那麼可憐巴巴的靠在床沿邊她身後的位置。

“你怎麼不叫我啊?”

溫暖按亮手機,八點半。

翻身去找她脫下來的衣服,還沒找到,男人的掌心落在了她腰間。

輕輕一拉就把人拽了回來,溫暖倒回枕頭上,一聲驚呼還沒出聲。

謝聿川低頭吻了過去。

一下午工作效率奇高,把昨天今天積壓下來的文件都看完簽完了不說,還有時間跟風控部聊明年要開展的新項目。

彷彿只要想到溫暖就在他身後一牆之隔的休息室裡,呼吸起伏,睡顏恬淡,他就格外的安心從容。

可一切忙完推開門的那一瞬,看到擁在雪白被子裡那張臉,那頭黑髮,怦然心動的同時,謝聿川心底的兇獸又開始嘶吼叫囂。

帶著淡淡菸草味的吻,不但不令人討厭,還帶著一絲奇異又新鮮的感覺。

就好像現在和她接吻的人不是謝聿川,而是宋川。

心跳加速,溫暖呼吸急促的被迫接納。

可謝聿川的吻越來越兇。

“謝聿川……”

男人滾燙的掌心探進蕾絲下襬,順勢握住綿軟的時候,溫暖的呼吸瞬間潰散。

空氣裡的呼吸是甜的。

口中吸吮到的汁液也是甜的。

嘩啦啦的鐵鏈聲伴隨著鐵籠被瘋狂搖晃的哐啷聲,謝聿川看到了惡魔的獠牙,也感覺到了兇獸即將破籠而出的興奮。

掌心越收越緊,卻總也攏不住那團綿軟。

指尖的軟膩更是讓人流連不止。

身下掙扎的越厲害,血液就流動的越快,彷彿極速流淌的血色長河快要燃燒起來了。

“謝聿川,謝……老公……”

嗚咽的聲音從遙遠的天盡頭響起,肆虐的動作有瞬間的凝滯。

謝聿川的思緒有片刻的回神。

目光從茫然到清明,謝聿川看到了窗外濃郁的夜色。

再低頭,正看到溫暖臉上的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