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地瓜 作品

第七百一十六章 有龍王殿的功勞

“林風死了?”

海擎拍打著龍翼,位於隊伍之前,他的眼眸俯視著地底深不見底的坑洞,微微皺眉詢問道。

不久前,他還在龍王殿。

從聽到林風出現在巫隕城,他便率領隊伍飛速趕來,路上沒有片刻停歇。

這一次,單單站在他身後的就有兩名皇者,二十七名王者。

而這其實只是一部分。

有些人因速度太慢,跟不上隊伍而掉隊,要不然這數字還要翻數倍。

根本不用刻意召集,聽到林風出現在巫隕城,許多王者都一臉興奮和嗜血,自告奮勇加入。

而這只是龍王殿,其餘四大勢力同樣如此。

此時這裡起碼匯聚十名皇者,上百名王者,這一次,別說是林風一人,即便是淨土十二天王齊齊出動,都可以留下大半。

只是即便他們已經拼命敢來,依舊沒有看到林風的身影。

只有眼前的巨坑。

此時空氣中還充斥著一股刺鼻的味道。

“可能死了,也有可能沒死。”

在一旁,熊天說道。

此時他已經退出了元素化,在剛才的爆炸中,他的右手已經消失,血肉模糊的傷口還在不斷滴血,但他卻沒有心情理會。

“你說的是什麼廢話?”

海擎側身,看了熊天一眼,語氣不滿道。

面對武皇強者,身為中位靈王的他也絲毫沒有尊重。

對此,熊天面色也很平靜。

以海擎的實力,自然沒有這個資格訓斥他,但他身後倚仗的是龍王殿。

面對龍王殿的龍子,他也只能強忍著心中的憋屈和憤怒。

“以林風的戰績,還有替身魂技,大概率是沒死!”一旁,一個身材壯碩,擁有六條手臂的青年說道。

六臂天魔,天之殿的標誌。

此時青年的神色也有些難看,白跑一趟沒有關係,但卻讓林風跑了,下一次就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我感覺也是,林風不會那麼容易死的,不過即便不死,以這爆炸的威力,只怕也半殘了。”

一個少女附和道,聲音透著一絲魅惑之意:“你們去四處搜查看看,發現林風的蹤跡便發信號。”

話音剛落,一個個王者拍打著羽翼離開。

“兩個皇者,幾十名王者竟然還將人弄丟了,一群廢物。”

海擎看向熊天的眼眸壓抑著怒火,這一次是直接訓斥,根本沒有顧及武皇強者的臉面。

熊天身體緊繃,臉色變幻不定。

“哈哈。”

身為武皇強者,一再被人訓斥,訓斥之人還只是一個王者,即便對方身後是龍王殿,熊天此時也控制不住,發出一聲大笑。

“你笑什麼?”

海擎質問道。

其餘人也看向熊天,眼神透著不滿。

作為五大勢力的人,尋常皇者他們並不在乎。

“你看看地底的深坑。”

熊天僅剩的左手輕指地底:“林風擁有分身和替身魂技,他要逃離,誰也沒有辦法。為了圍困住林風,圖巡打開了結界,在結界內,爆炸威力提升數倍,王者根本無法抵擋,身體都直接消融,即便是你們也抵擋不住,你卻質問我是不是廢物?”

此時熊天的話也難掩怒氣:“我的右手都消失了,你卻質問我?”

“你們兩個可是皇者,不是王者。”

海擎神色微變,不過語氣依舊強硬。

“林風沒殺過皇者嗎?樓元不也是超凡,不也被殺了?何況,這一次林風身邊還有一個皇者幫手,那人擁有領域,還能控制空間之力。”

沒有理會海擎愈發難看的臉色,熊天笑道:“你不是龍王殿的龍子嗎?你的魚龍變修煉到第幾變了?”

海擎神色一愣,似乎有些疑惑熊天為何這麼問,不過還是說道:“第六變龍之角。”

“哈哈。”

熊天再次輕笑,笑聲充斥著嘲諷,這一次沒等臉色陰沉的海擎開口,他便快速說道:“你是第六變,林風也是第六變,你幾歲了,林風幾歲?林風能這麼強,有龍王殿的功勞。他殺了你的弟弟海威,你卻沒有任何辦法,龍王殿的懸賞也殺不死他,你有何資格訓斥質問我?”

海擎表情陰沉,怒意不減,但卻沉默了下來。

林風今年23歲。

修煉《魚龍變》僅僅五年。

五年修煉至第六變。

這直接打破了龍王殿的記錄。

甚至沒有人可以與之堪比,即便是當初創造該功法的龍王。

雖然震驚於林風的修煉功法的速度,但海擎沒有質疑這消息的真實性。

林風修煉《魚龍變》的速度原本就詭異的快,如果消息沒錯,一年前,他就已經達到了第五變。

熊天沒有理會海擎陰晴不定的臉色,轉身便離開。

圖巡緊隨其後。

這一次,巫隕城的城主樓元被殺,王者幾乎全滅,居民也死傷不少,但和他們又有什麼關係?

靜靜看著熊天離開,雖然怒火洶湧,但海擎卻無法反駁。

他之前還不知道樓元已經死了。

樓元的實力可比熊天要強,樓元都死了,熊天留不住林風也算正常。

他確實沒有資格去質疑熊天。

神級功法,即便是神武大陸,也僅有寥寥幾本。

正如熊天所說,林風如今這麼強,確實有龍王殿的功勞。

“你看上去可真慘,渾身散發著肉香。”

陰暗的房間內,一個身披黑袍的青年有些感慨道。

在他的對面,一具渾身焦黑的身影癱倒在地,看上去極其悽慘。

地面上,還有一些類似黑炭的東西。

那是已經炭化的皮膚和血肉。

如果不是身體時不時顫抖,這具黑炭般的身影根本看不出有生命跡象。

“還是我幫你吧,向來都是你幫我,難得能幫上你。”

看著林風左手握著水晶瓶,動作僵硬想要朝自己傾倒生命精華,黑袍青年輕笑一聲,趕忙上前幫忙。

隨著生命精華滴落,焦黑的身體開始煥發生機。

一連倒了十瓶,伴隨著焦黑的皮膚脫落,林風終於恢復了過來,只是臉色還有些慘白。

那是魂力和氣血透支嚴重的表現。

“真痛。”

林風抱怨了一聲,左手小拇指玉戒綠光閃爍,一瓶生命精華再次出現。

三兩口喝完,林風面色終於紅潤了一些。

魂力和氣血也恢復了大半。

“時間太短,無法帶你跑太遠,我們現在還在巫隕城內,接下來你有什麼計劃?”

黑袍青年問道。

說著,青年脫下兜帽,赫然是嶽明明。

“不用,你沒有利用價值了。”

林風從玉戒中取出一套新的長袍,原本的衣服在爆炸中早已消失。

“那我走?爽完了就讓人家走,還真是現實。”

嶽明明笑著道。

也沒有當真。

正是因為關係好,才能這麼開玩笑。

“不和你閒聊了,我先走了。”

雖然有段日子沒見,有不少問題想要詢問,但林風此時沒有敘舊的打算。

他還得去找白衣。

在剛才的驚天爆炸中,林風施展了自己的最強狀態。

夢魘和龍魚同時附體,還運轉了《魚龍變》和《血泣》兩種功法,惡魔變和六臂一起釋放,既然如此依舊無法抵擋爆炸的傷害,受了重傷,要不是以防萬一,提前通知嶽明明在暗處隱藏,這一次真就凶多吉少了。

他都如此,王冕也肯定好不到哪裡去。

應該跑不了多遠。

所以,要儘快找到他。

白衣的身上有他留下的精神印記,只要在一定距離,就能感應到。

看著林風打開房門,離開的背影,嶽明明有些苦笑搖頭。

身體還沒好徹底就要繼續幹仗。

風哥還是風哥,一直都是那麼強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