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胖 作品

第388章 買房

“四哥,不瞞你說。既然你有路子走水貨,我的確是想著,能夠重新跟上面的人碰一碰,將關係網維護起來。有錢賺,大家就都是朋友。”

話說到這個地步。

李前程才開始談利益分配的事情,“正如我剛才說的。五五分,我是不能接受的。畢竟除了我自己賺的那一份,還要花錢打點上頭的關係。替咱們走貨掃除後顧之憂。”

“沒錯,是這個道理。”

老四點了點頭,“李大師,你說說看,想要怎麼分。咱們商量一下。”

“四哥是個明白人,至少這個數!”

李前程伸出三根手指,然後壓下。

“三分七?”

老四臉色有些沉,“李大師,你這胃口太大了吧?咱們出人出力,還出貨。你躺著賺錢,還想拿大頭。你吃肉,兄弟們跟著你喝湯,這不合適吧?”

“四哥,話可不能這麼說。三七分,我這七分,至少要往上交四分,我留下三分。四哥你這裡三分。咱們平分利潤,這可是你之前說的話。”

“李大師,你這是拿我當小孩子耍呢?我之前說的對分,是五五開,不是三三開。”

老四的臉色有些不善,語氣也冷了許多。

之前他心裡想著的事情,還是在懷疑李前程的本事和意圖。現在卻完全被李前程繞進去了,不再懷疑什麼,而是斟酌著利益點。

“四哥,這麼說,你是不同意往上交四個點?”

“沒錯!四個點太多了,我不能接受!”

“可是,四哥你想一想。水貨這一行,風險太高。要想一直有得賺,必須得掃除後顧之憂。賺的錢,誰都不願意分給其他人,這是人之常情,但要是出一趟海,被抓了。可就是全軍覆沒的下場。不僅沒的賺,搞不好還得賠不少進去。得不償失,你說呢?”

“你說的沒錯。”

猶豫了片刻,老四點了點頭,“這四個點,多是多了點。但要能保駕護航,讓咱們的生意一帆風順,也值當。不過他們分了四個點,你的點數就得往下降一降了。李大師,你不過是提供一些廠房作為倉庫,坐享其成,能跟我們平分,不太合適吧?”

“四哥,話可不能這麼說。”

李前程晃了晃手指,“這個世界,什麼最重要。是人!人是根本,沒人什麼都做不成。別的不說,就說你。今天晚上在星星酒吧,要是換了一個人,我肯定就出不來了,鐵定要被周耀陽給弄死。所以像你這種人才,花多少錢都值,因為能辦成事情。換做旁人,給的錢少,但成不了事,再怎麼開源節流也是白搭。你說呢?”

老四一直看著他,沒有說話。

李前程繼續說道:“這麼說吧,走私這件事情,若是沒有我牽線搭橋,你們根本就聯繫不上,能夠替你們遮風擋雨,保駕護航的人。那麼,你們這件事情或許就做不成。這就是我的價值,我認為我值這個價。四哥,你們要是覺得我貴,可以去找其他人。讓他們幫你們牽線搭橋。這個事情,我就不參與了。大家都是好朋友,好朋友不擋別人的財路。”

他說的很直白。

無論如何,李前程都不打算參與走私水貨的勾當。

前面扯了那麼大一通,無非是為了自保,騙取老四的信任。

現在特意在利益分派的問題上做文章,就是為了讓老四知難而退。他要是嫌自己貴,那正好一拍兩散。

自然用不著再蹚這一次的渾水。

老四摸出一根菸點燃。

他什麼都沒說,靠在椅背上默默抽菸,似乎是在考慮李前程的分配方式。

“這件事情暫且放一放,待會兒有人會跟你細聊。”

“誰?”

“這個你不用知道,待會兒你就見到了。”

李前程也摸出一根菸點燃。

揣測著老四的意圖。

他現在很懷疑,對方究竟是想拉自己合作,還是另有原因。

按理說,混江湖的,不至於一點人脈都沒有,就算在大陸那邊,真沒什麼靠得住的人籠絡。也不至於一見面,就要和自己談合作。

在此之前。

他可是跟老四一點交集都沒有。

混江湖的多半都很謹慎。跟自己這麼一個陌生人,一見面就談走私水貨的事情。

怎麼看,都有反常。

換做是自己,肯定不會和一個陌生人有任何生意上的來往。

就算人家能力再大,也得提前做做調查,看看人家的背景和實力吧?

從這一點來看,這次的合作,十有八九是個圈套。

可人家為什麼要拉自己入局呢?

“我又不是香江人,既沒得罪人,也沒和這邊的人有任何利益糾葛。”

李前程實在是想不明白。

不過,他這個人不喜歡鑽牛角尖,想不明白就放一放。

老四不是說待會兒有人要見自己,和他談事情麼?說不定見了那人,一切都會明瞭。

一想到這裡,李前程就有些好奇。

究竟待會兒要見什麼人?說不定那個人就是背後做局之人。

一路無話。

老四靠在椅背上,閉目養神。

車子往城東的郊區而去。

這一片的城東是有名的富人區,成群的別墅群和大大小小的洋樓。

車子駛入車道。

宛如進入了一片豪華的村莊,四處都是各種造型的洋房,復古宅院和哥特建築比比皆是。看的人眼花繚亂。

車子彎彎繞繞,進入了一座依山而建的宅院。

宅院內,還有幾株參天大樹。

能在這個位置建房的人,身份肯定非比尋常。

車子停下。

李前程抬眼去看,屋頂覆蓋著一層水晶色的琉璃瓦,在陽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輝。院子很大,足足有三層樓。

整體感覺不中不西,有些捏別。

“到了,李大師,下車吧。”

老四提醒了一句,打開車門下去。

李前程也跟著下車。

兩人來到大門前。

李前程抬頭打量,大門極其高大,像是武俠小說裡面的某個門派的大門。站在門前的人,會下意識地產生一種壓迫感。

“不愧是有錢人啊。只怕這大門都要花不少錢。”